In 303G.

「早。」

Garnet推開房門,頸上掛著毛巾,手裡拿著漱口杯及牙刷走向浴室,並對在廚房準備餐點的Pearl沉聲道。


「噢,Garnet,我沒把你吵醒吧。」

Pearl看著眼睛彷彿沒睜開的Garnet,心底想著就算到了大學,早晨低血壓的老症頭還是跟著Garnet不放。

「沒有。」

只聽見從浴室傳來一聲悶悶的回應,Pearl終究是忍不住笑了。

隨著盥洗的水聲響起,在廚房的Pearl則是拿起旁邊的毛巾擦手,並脫下圍裙,可想見早餐的準備已經告一段落,只差兩人就位享用了。

趁著這段空檔,Pearl打開冰箱,喃喃自語地確認著需要補充的物品清單。

「吃完之後等你換個衣服,然後我們就出門吧。」

此時Garnet也已將盥洗用品放回房內,走到了餐桌旁,Pearl於是關上冰箱,這麼對Garnet說。

確認好餐具都已擺放妥當後,Pearl才拉開了椅子坐了下來,替吐司上好果醬後,放到Garnet的盤內。

Garnet無語地點了點頭,表示感謝,低過頭看了看那杯燙得冒煙的咖啡,拿起來嗅了嗅香氣後放下,接著才拿起刀叉開始享用起桌上的食物。

同一時間的Pearl則是直直看著還沒戴上招牌風鏡的Garnet,那對有著相異顏色的瞳孔,一邊彷彿是未經雕琢的紅寶石,一邊卻是晶透澄澈的藍寶石。

兩人面對面地坐著,Garnet小心翼翼地切開自己盤內的蛋,而Pearl只是默默地看著Garnet的一舉一動。

Pearl盤中的羅曼葉上的水珠始終不停滴下,和擺在一旁的小番茄的汁液交融在一起。

就這樣過了良久,兩人始終沒有交談,視線亦無交集。

「你不吃嗎?」

Garnet放下手中咬了一半的土司,伸手拿起木碗緣上的夾,從裡頭夾了點彩椒給自己,再看著Pearl絲毫沒有減少的盤內,聳了聳肩。

「噢,當然要,謝了。」

Pearl意識到自己盯著對方看了太久,趕忙拿起叉子,裝作正在進食的樣子。

而沉默又再度降臨。

「對了,你覺得今天晚上吃烤雞怎麼樣?」

用叉子將盤內的苜蓿芽捲成團狀,眼神四處飄移,像是在努力尋找話題的Pearl終於再次開口了。

「聽起來很好,但你會過敏。」

Garnet以極為稀鬆平常的口吻回應,然後叉起盤中的玉米粒。

「是這麼說沒錯,但因為我個人的因素,讓你必須配合我,這樣實在太委屈你了。至於過敏的部分,我想或許我可以只替你準備你的那份,畢竟你明天要比賽,而我又因為打工沒辦法去看,作為補償想說來點平常比較少吃的料理給你打打氣……」

這是Pearl說話的習慣,如果沒有任何人開口阻止她,她就會一直說,一直說下去,這讓大多數的人對她敬而遠之。

「Pearl。」

而Garnet不討厭這樣,相反地她覺得這樣的Pearl很可愛,但她最後仍是開口中斷了對方滔滔不絕的發言。

「我說過,我不介意。」

Garnet稍微壓低身子,讓自己的視線能齊平對上Pearl的。

「而且你把蔬菜弄得很美味。」

Garnet可以看見Pearl頰上染上了紅暈,或者說,有著Pearl這樣蒼白的膚色,任何一點紅暈在她身上都會顯而立見。

看著對方咬著下唇,顯然是覺得很難為情,這讓Garnet忍不住彎了嘴角,雖然在旁人眼裡看來那根本不能算是笑容。

「噢,我非常感謝妳的稱讚,但那不過只是利用新鮮的食材,然後透過烹飪技巧和調味去帶出食材本身的美味罷了。」

Pearl如此說著,終於重新注意到盤中那團被冷落許久的苜蓿芽,並用叉子將之鏟進嘴中,像是想要表達自己很平靜般。

只不過Garnet卻沒將注意力放回到自己的盤裡,她只是一直看著Pearl的手,彷彿陶瓷般白淨的手。

在不知不覺間早已放下刀叉的Garnet看向Pearl那對藍色的眼睛,似天空,又似一池清水,Garnet開始幻想自己是隻老鷹,在她眼底的天空中自由翱翔,又幻想自己是水鳥,在她眼底的池面嬉戲。

她甚至起了一種另類的渴望,她渴望那對瞳孔倒映的只能是自己。

最後,連她自己都被這樣的想法震懾了,她試著想把注意力放回桌上的食物,這才發現她做不到。

Garnet向來對食物沒有特別偏好,她能夠理解食物的美味,卻也不會唾棄調理拙劣的食品,不似Pearl。

不 過這並不能怪她,天生的異體蛋白質過敏症,讓Pearl完全無法食用動物性蛋白質,再來還有輕微的乳糖不耐症,此外她的舌頭對食品添加物極為敏感,這讓她 不太能夠外食,大學以前還有Rose替她準備餐點,但隨著Rose遠赴國外,Pearl只好讓自己盡快地掌握料理的訣竅,而這對聰敏的她而言不是難事。

這也是為什麼在303G房的餐盤中,出現的通常只有蔬菜,和各種豆製品。

正當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穿過Garnet的腦海中時,她猛然回過神,發現自己無法克制地看著正在小口咀嚼的Pearl。

她注意到那薄唇正上下蠕動著,像是在勾引一般的上下蠕動著。

「天哪,妳們兩個,別一早就在餐廳調情可以嗎?」

紫晶滿頭亂髮地走出房門,身上的睡衣皺得像是被狠狠揉過的紙張,她看見Garnet一臉傻樣地看著Pearl,嘴裡噁了一聲,翻了個白眼,將浴室門關上。

「什、我們才沒有在調情!還有,給我穿上妳的拖鞋,聽到沒有,Amethyst!」

Pearl只差沒被Amethyst的用詞給錯愕得噎住,她放下刀叉,站起身,揚起聲音想要告誡對方,但浴室裡卻只傳來馬桶的沖洗聲作為回應。

「Amethyst應該跟我們一起出門。」

Garnet私下呼了口大氣,手伸向那杯已經放得不燙的咖啡,將杯內的咖啡一口氣喝盡,起身收拾好自己的碗盤並這麼說道。

「什麼?不,妳不會是認真的吧?妳也知道她去那裡都幹了什麼。」

Pearl顯然相當不解,她看著Garnet,但對方一聲不吭地扭開水龍頭,拿起海綿刷洗碗盤。

「就照你的意思吧。」

嘆了一口氣後,Pearl這麼說,然後將自己盤內最後剩餘的一點食物放進嘴中。

過了很久,Amethyst終於從裏邊出來,正在收拾環境的兩人極為有默契地同一時間回頭看向她。

「什麼?妳們兩個幹嘛用這種臉看我,我又沒說妳們調情妨礙到我了。」

Pearl沒有說話,取而代之的是嘴裡發出的厭惡聲,Amethyst也不太在意,一手伸向著後背,一手撫著肚子。

Garnet無語地看著Amethyst,而對方自顧自地抓著癢,眼神不自然地來回掃視著四周。

「我們只是想,也許有這個可能,妳會想跟我們一起,去補充日常生活用品。」

直到擦完桌子,Pearl才開口,眼神並沒有轉向Amethyst,而是自顧自地走到流理臺將抹布清洗乾淨。

「吃免錢的食物。」

Garnet已經將椅子歸回原位,然後叉著手,用沒有情緒起伏的聲調說。

「Garnet!」

對於居家事務相當要求的Pearl不忘讓抹布徹底鋪平,但Garnet的一句話卻讓那塊抹布不小心掉到地上。

「好吧,確實那邊會有不少免費試吃的產品供人挑選。」

從地上撿起那塊抹布並再次清潔的Pearl顯得有點憤恨不平地說。

「所以,妳有這個意願加入我們購物的行程嗎?」

Pearl嘆了口氣,說實話她有的時候真的不能理解Garnet在想什麼,但她告訴自己這一定有某些特殊原因,所以Garnet才會這麼說。

「噢,既然咱們的Pearl女士都這麼誠摯地邀請我了,那我又有什麼推搓之詞呢?」

Amethyst向Pearl擠眉弄眼地說著。

「我想你是要說『推託之詞』吧。」

Pearl撇了撇嘴。

「好了,我會先去把車開出來,你們就在門口等吧。」

Pearl用一種下定決心的口吻說著,並果斷地拎起自己的手提包,在確定沒有忘了攜帶任何需要的物品之後便推門離開。

「遵命,女士。」

Amethyst在門關上後用著極為不屑的口吻說道。

「換衣服……換衣服……噢!那個多管閒事的女人又把我的衣服放去哪裡了?」

像是大人出門後就毫無顧忌的小孩般,Amethyst跳上沙發,又跳下沙發,使得地板發出蹦蹦聲,只見她到處翻找,一邊碎念著。

而Garnet已經換好衣服,並戴上風鏡,走向掛衣架。

「在門旁的掛衣架上。」

Garnet用一種似笑非笑的口吻說著,然後拿下自己的外套。

只見Amethyst拖著腳步,像是想要弄倒掛衣架般粗暴地拿下自己的衣服,接著順勢把睡衣脫在地上,當場換好了衣服。

「G,妳還沒打算告訴她嗎?」

換上那件已經有點破爛的黑色長褲的Amethyst,一邊端詳著膝蓋破洞的狀況,隨口問道。

Garnet沒有回話,她轉頭看向Amethyst,對方只是在玄關來回不停地走動,顯然是找不到自己的鞋子,最後好像想起什麼似的跑回房裡。

確定Amethyst其實沒有那麼在意答案後,Garnet便不打算解釋太多,她只是確認好自己的鞋帶有繫緊,然後推開了大門,並回頭看向穿著鞋子從房裡跑來的Amethyst。

「我會的。」

Garnet把門鎖上,把鑰匙跟手一起插進口袋,不太確定是對著誰說道。

「噢,G。」

身高約莫只有Garnet一半的Amethyst,伸手拍了拍對方插在口袋裡的手。

「祝好運。」

Amethyst露齒笑著,Garnet則是讓嘴角微微上揚,那是死黨間才能有的,一種說不出的默契。

最後她們交換了一個眼色,接著換上最平常的表情走向Pearl的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