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 Of My Name

沒有一個人類的字彙能夠確實描述出這個空間。

空間的盡頭連接的亦是空間。
似窄,或廣。
是明,更暗。
如虹,但無彩。
充斥著寧靜的喧囂。
這裡是實際存在的虛無,亦是惡魔所存在的地方。
對於人類而言,這個空間太過難解,於是他們把這裡稱做「地獄」。

「嘿,G。」
聲音的主人乃是一名惡魔,她有著人類字彙稱作「豐滿」的身材,個頭矮小,給人一種圓滾滾的印象。
仔細觀察,會發現她擁有著人類女性的一切特徵,不論是聲音還是胸口的隆起,唯一的巨大差異就是:以人類的肉眼看上去,她通體透著紫色的光芒 。
而這名惡魔手裡拿著一袋與此處極為格格不入的鮮黃塑膠包裝物,躺在另外一名同是仰躺著的惡魔的大腿之間。
「是的,Amethyst?」
被稱作G的惡魔簡短回應,帶著一種居住於英國地區的人民常會有的腔調。
一樣,她有著人類女性的外型,卻相反地極為高大。
只見她把手枕在後腦杓,臉上戴著人類拿來遮陽用的墨鏡,看上去就像是人類在做日光浴。
「我好餓。」
被稱作Amethyst的惡魔說。
「我看見妳正在吃洋芋片。」
另一名惡魔這麼回應著。
「噢G,我指的是心靈上的餓。」
紫色的惡魔邊說,邊從G的身上離開,並將已空的塑膠包裝塞進嘴裡。
「那也許妳該來一包可以止妳心靈的飢餓的洋芋片。」
G這麼說。
「妳少裝了,妳懂我意思的對吧。」
Amethyst不滿地咕噥。
「這個嘛……我不懂,其實。」
G站起身,然後走過去對方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們已經好久沒去人間爽一下了!那裡有好多、吃的,玩的!而我跟妳卻只能成天在這……」
接著一段極為優美的音樂響起,打斷了Amethyst的話。
「我的天,妳的召喚鈴耶!」
圓滾滾的惡魔抓著她自己的臉,臉上的表情像是不敢置信般。
「看來是有人要找我。」
相較於Amethyst的驚恐,G卻極為平靜,彷彿不甘自己的事一樣。
「怎麼突然……上次有人要找妳不知道是幾世紀以前的事了!」
紫色的惡魔眼睛激動到暴突,只差沒掉下來。
而G只是聳了聳肩。
Amethyst仍舊鎮定不下來,她發狂地繞著G奔跑。
「那傢伙是瘋了嗎?妳可是……」
「是啊,所以我必須離開了,我好奇這次是怎麼樣的人想找我。」
G說,接著一個彈指,當場消失在Amethyst的面前。

今天是個假日,天氣非常晴朗。
氣溫適中,紫外線稍稍過量,不過還在可以容忍的程度。
也許會有好事發生也說不一定,蜷縮在沙發上的少女這麼想著。
接著她聽見門鈴響起,於是起身去應門。
從門上的窺視孔看出去,少女只看見一名穿著套裝的高大身影,拎著皮箱,看起來像是業務員。
她努力回想,但想不起她有認識過這樣的人,基於禮貌她開口詢問。
「請問是哪位?」
「妳是Pearl對吧。」
少女愣住了,對方怎麼會知道她的名字呢?
會是從信箱裡的信件上得知的嗎?
「呃,如果是推銷報紙的話,我們不需要。」
儘管有點不安,但Pearl仍是平聲回應。
事實上這間屋子只有她自己住,而Pearl知道一個女性獨自住在這樣郊區的地方其實是很危險的,因此她必須使用「我們」這個字眼,塑造出這裡其實生活著一家人的假像。
「我是來找妳的。」
這句話使得Pearl的警覺心更加提高了,她注意到那名套裝打扮的陌生人,有著英國腔,語調低沉,但聽得出是名女性。
這稍稍地降低了她的緊張感,但仍舊不能輕易放鬆戒備。
Pearl再次從窺視孔看出去,發現對方有著紅棕色的肌膚,臉卻因為帽沿的阻擋而無法看清。
「呃,不好意思,這位……小姐?我不記得我有邀請妳來。」
最後Pearl決定單刀直入地詢問對方。
卻聽見對方笑了出聲。
「噢,正是妳邀請我來的,就在昨天晚上,妳忘了嗎?」
Pearl更加疑惑了,昨天晚上她在家並沒有外出,理當不可能向對方提出邀約,何況屋內也只有她自己一人。
如果說這不是惡作劇,那聽起來還挺毛骨悚然的。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妳是誰,還有妳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恐懼夾雜著疑惑,想要保護自己的Pearl反而膽大了起來,向眼前的陌生女子表明。
「我是Garnet。」
門的另一頭傳來對方的聲音。
「是名惡魔,前來這裡回應妳的呼喚。」
她肯定是在開玩笑吧,Pearl心想。
如果她是惡魔,又怎麼會像這樣出現在她家門前,而且打扮成這樣。
Pearl只覺得對方很危險,可是又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她再次從窺視孔看出去。
只見對方退後了一步,並把帽子摘了下來,像是故意要讓Pearl徹底看清楚她的外貌般。
「我相信妳會讓我進去的,對吧?」
自稱Garnet的女子戴著墨鏡,臉上掛著難以一語形容的微笑。
這讓Pearl忍不住注意起她的嘴唇,厚實而水潤,帶著魅惑般的色彩。
加上她所穿的套裝使她的身材更為凸顯,如果走在鬧區街上,男女都會忍不住側目。
因此Pearl真的看得入迷了。
「謝謝。」
Garnet點了點頭向Pearl道謝,她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什麼時候開了門讓對方進來,而且她們現在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所以,我很好奇,妳為什麼要呼喚我。」
不讓Pearl有時間去思考兩人何時坐上沙發,也不打算讓對方注意到彼此面前都有著一杯熱騰騰的紅茶,Garnet開口了。
「我、我不知道,我又不認識妳,就連妳的名字也是剛剛才知道。」
Pearl坦白地說,暗地裡捏了自己的大腿一把,以確定這不是夢。
「噢,妳昨晚肯定是做了什麼,所以我的召喚鈴才會響起。」
Garnet端起了紅茶,在鼻前嗅了嗅,啜飲了一口。
「召喚鈴?」
「是的,每個惡魔都會有召喚鈴,當人們有願望希望被實現的時候,鈴會響起,讓惡魔知道有人類需要她。」
Pearl先是納悶著紅茶自何處來,再看著對方優雅地將茶杯放回桌面,且沒有造成太多聲響,心中不禁好奇起惡魔也有禮儀課程嗎?
「我知道妳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我不是來這裡讓妳問問題的。」
將杯盤放好的Garnet,讓身子後傾,靠上沙發,並讓雙腿交疊。
「所以,看妳是要選擇告訴我,關於妳召喚我的原因,好讓我們簽下契約。」
Garnet向著Pearl笑了笑,抬手調整鼻樑上的墨鏡,她的一舉一動是如此帶有魅力,如此吸引著Pearl的目光。
「或者,我就此告別,今天的談話就會被當作沒發生過。」
Pearl聽見對方打算離開,內心莫名慌亂。
「不,我、我想再聽妳說、說……那些呼喚、惡魔,還有,還有願望的事情。」
Garnet笑得更開了,那是一種獵人抓住了獵物,或是釣者捕捉到了一條魚時會有的笑容。
「好吧,但我話先說在前頭,願望是需要代價的。」
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似的,Garnet站起身,環顧起房子內的擺設,並開始隨意走動。
「代價?」
Pearl盯著漫步的Garnet,她無法把眼神從這名神秘的女子身上移開半吋。
「視願望的大小,會需要付出不同的代價。」
Garnet最後走到了Pearl的身後,這使得Pearl無法單靠轉動眼球就能追蹤到她。
「所以,說吧。」
Pearl可以清楚聽見對方的聲音從背後傳來,帶著可以讓心神為之不定的勾引,伴隨著炙熱的吐息。
「妳的願望,藏在妳心底最深處,從沒有向人提過的,極為秘密的渴求。」
Garnet的手指自後從少女纖細的肩膀,一手向上,一手向下,緩緩地探索,各自觸及鎖骨與下顎。
「我、我……」
此時此刻的Pearl,只感覺到一股電流自尾椎上竄,帶給她一種愉悅的酥麻感,讓她舒服地閉上雙眼。
Garnet現在讓Pearl經歷的這個過程可謂是與惡魔簽訂契約最為重要的部分。
讓渴望簽訂契約者放下所有的道德與理智,真正的訴求終將會顯漏。
「我要妳。」
Pearl說出了她的願望,而這願望讓Garnet挑了挑藏在墨鏡底下的眉。
「即使那意味著妳必須付出妳所擁有的一切?」
惡魔低聲問道,她必須如此,因為簽訂契約時,必須確認契約者願意支付的代價,否則最後契約結束後,吃虧的反而是惡魔。
如果妳向惡魔詢問他們最討厭什麼,相信所有的惡魔都回給妳這個答案:吃虧。
「是,如同妳會永遠屬於我一般,我的一切,也永遠都會是妳的。」
像是宣示一般,Pearl將願意付出的代價重新覆誦了一遍,這讓Garnet甚感詫異。
這女孩比她想像中更為大膽,Garnet心想。
「那麼,往後妳只要呼喚我的名字。」
儀式來到了尾聲,Garnet開始複述兩人之間的契約內容。
Pearl亦跟著誦讀。
「往後我只要呼喚妳的名字。」
Garnet看著這名少女微微輕啟的口,內心莫名的亢奮。
「我便是妳的。」
「妳便是我的。」
而惡魔的誓言是絕對的。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