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Again.

終於,Peridot不再是個威脅了。


水晶寶衛隊一行人回到了海灘小屋,其他人臉上都比先前放鬆了不少,除了Steven以外。

當然Pearl試著安撫了他數次,但依舊沒有效果。

Pearl瞭解這是因為Steven的天性,有著蓬鬆卷髮的小男孩總是敏感而容易杞人憂天,於是Pearl只好拍了拍他的背,之後走回神殿。

她回到自己房間,正準備讓自己放鬆,但內心的不安驅使她前往地下室,也就是Peridot的泡泡所在之處。

沿著幾條曲折的小徑,她一路上想著先前發生的種種,其中特別是為了追捕逃逸的Peridot一事,間接導致了她與Garnet的爭吵。

她嘆了一口氣,開始後悔起當初自己的愚昧,她明明知道Garnet對於融合一事的重視,卻仍是被融合後的歡愉給喪失了理智。

眼前的紅光提醒Pearl目的地快到了,她走入那道紅光,看見了意料外卻也是意料內的人影:Garnet。

高大的寶石人似乎沒有意識到她的到來,只是自顧自地盯著被封在泡泡裡的Peridot的寶石。

Pearl想上前攀談,但她不知如何開口。

雖然她倆已經言歸和好,彼此已經能夠和對方侃侃而談,但那僅限於大家都在的情況下。

然而換作兩人私底下獨處,如同現在這種情況時,Pearl仍是不太確定自己究竟該如何與Garnet對話,這讓她感覺自己很沒用。

只是Pearl已經和Garnet約定好這之後都不會再退縮,於是她鼓起勇氣,試著用她最開朗的聲音打招呼。

「噢!嗨,我沒料到……Garnet,你、你沒在你房裡,剛好我也是呢!呃……」

Pearl這下真的認為自己很沒用了。

「我很高興我們終於抓到Peridot了,只是她提到一些事情,讓我無法放心。」

Garnet回過頭來說,Pearl由衷在心裡感謝她沒有因為自己彆腳的發言而嘲笑自己。

「是、是啊,關於Yellow Dimond,還有Homeworld的……陰謀。」

內心亦因此感到不安的Pearl點了點頭表示附和。

接下來Garnet並沒有再作任何發言,她推了推佔去大半張臉的遮光鏡,接著慢慢走向Pearl。

感知道對方正在接近的Pearl,因為緊張而下意識地玩弄起自己手指。

Pearl內心忐忑不安,但她仍故作鎮定地站地挺直,眼睛直直回望,嘴巴微張著,從旁人眼裡看上去絕對可以說是呆到不行。

只見Garnet從下到上掃視了纖細的寶石人一輪,然後聳了聳肩說。

「剛剛那下真的很驚險。」

起初不確定Garnet指的是什麼,因此Pearl只能愣在那,隨後她意識到Garnet是在說追捕Peridot時的驚險片刻。

「呃、對,沒錯,是啊,我也這麼認為,假、假設,如果,要是妳沒有即時阻止Peridot……嗯,我、我此時……」

接連用了數個同義詞,Pearl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平常說話的節奏,雖然那也已經是到了句子的最末端了。

「現在,這個當下大概不能站在這和你對談了。」

Garnet笑了。

「這倒是真的。」

然後Garnet摸了摸Pearl的頭,這般舉動讓Pearl羞赧地想找個洞跳下去,或者乾脆直接跳進眼前滾燙的岩漿,但她沒有那個膽。

「Pearl,我知道妳心裡仍覺得有愧於我,但那一點都不必要。」

Garnet見Pearl沮喪地垂下頭,猜想是對方對於自己仍存芥蒂,於是把放在對方頭頂上的手移到那不甚寬闊的肩膀上,輕聲道。

「可、可是我,我……我連自己都無法保護,這種情況下,我又要怎麼去保護妳、跟Steven還有Amethyst呢?」

感受到自己的無力,Pearl緊閉雙眼,語氣聽來彷彿是在責備自己。

「Pearl。」

聽到Garnet的叫喚,Pearl張開了眼睛,抬起頭。

「妳現在在這,毫髮無傷,那才是最重要的。」

Garnet的聲音聽上去很遙遠,Pearl只覺得額頭上傳來一種令人難堪的熱度,知道自己的臉肯定又是整片藍,喘了口大氣,低過頭說。

「呃,是、是啊……謝、謝妳,那個,救了我。」

Garnet看著較矮的寶石人再次低下頭,沒有多想便用食指抵住對方的下巴,輕輕使力上抬,讓兩人的視線可以交會。

「Pearl,妳不需要道謝,我會那麼做是因為我很在乎妳,並非只是為了獲得妳的感謝。」

語落,Pearl退後了一步,好從對方寬厚的手掌逃脫,無視高大寶石人的疑惑,她抓著自己腹部的緞帶,覺得喉頭像是被石頭哽住,擠出絲毫聲音都會有如刀割般的痛苦。

Pearl忍不住想,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Garnet變得健談起來的呢?

她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想這個問題,因為當Garnet這麼「健談」的時候,聽起來都像是在對她調情。

隨後Pearl因為這樣的想法而感到自己極為愚蠢,她怎麼能肯定對方想與她調情呢?

畢竟眼前這名高大的寶石人可謂是愛的化身,她的存在是如此的完美,以至於她不會再需要任何人。

「Pearl,妳還好嗎?」

Garnet禮貌性地問,聲音是她慣有的溫柔。

然而Pearl最討厭的就是Garnet的這一點,因為這只會加深她對Garnet的傾慕。

「是的,我很好。」

Pearl說。

「我、我想我該去確定Steven睡得安不安穩。」

然後Pearl斷然離開地下室,用著像是奔跑的速度前往Steven的房間。

Garnet看著Pearl離去的背影,納悶不已,但還是選擇追了上去。

只見Pearl站在男孩床邊,不發一語,於是Garnet亦走上階梯,原本想要開口繼續詢問Pearl,但卻也隨她一同沉默了。

「……史蒂芬,又不見了。」

Pearl說。

「我看見了。」

Garnet點頭回應。

也許Peridot比想像中更纏人,兩人同時心想。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