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 Of My Name II

Pearl從床上醒了過來。

她記不得自己是什麼時候躺上了床,但是她沒有忘記躺上床前的她感到多麼無助。

我被遺棄了,這便是Pearl當下的感受。

在睡前禱告是她自幼以來就有的習慣,禱告的對象不是上帝,而是她的守護天使。

但比起單向的禱告,Pearl會跟她的守護天使對話。

而昨天,守護天使說這是與她最後一次的對話。

才想到這裡,Pearl的眼淚早已經沿著下巴滴落至湖水綠的睡衣,濕了自己胸前。

她下了床,盥洗,換上簡單的衣褲,下樓至客廳。

Pearl讓自己蜷縮在沙發上,轉開電視收看天氣預報,播報員正在分析未來一周的天氣走向。

她慶幸今天是假日,否則她紅腫的眼睛肯定又會被Lapis嘲諷一番。

「早就跟妳說不求回報、全心付出的守護天使什麼的不能信賴啦,反倒是惡魔,跟妳談的是條件,不覺得這聽上去比天使還比較合情合理一些嗎。」

Pearl想起了之前與Lapis在課後討論的情景。

兩人的結識是在兩年前,也就是進入海灘市立大學就讀時,她們兩人修了同一堂關於惡魔與天使的通識課,Pearl選擇這門課的原因是出於自己信仰,Lapis亦是如此。

只是Pearl相信天使,Lapis相信惡魔。

一開始Pearl只覺得她的同學思想扭曲,但最後,看來對方更為睿智。

她關掉電視,天氣預報已經告訴她今天的天氣一如往常,晴朗而溫度適中,稍稍過量的紫外線一點都不影響,因為她根本不打算出門。

也許還是會有好事發生的,Pearl告訴她自己。

然後門鈴響了。


此時此刻她站在廚房裡,與這名自稱Garnet的惡魔一起準備著午餐。

她真的很好奇,惡魔也會需要進食嗎?

因為對方正在處理一大塊肉排,那顯然不是一個人的份量,至少不是Pearl可以應付得來的程度。

只見刀刃準確地將肉排分割成薄片,這並非業餘廚師能做到的,因此她更好奇了,關於惡魔是否需要學習烹飪一事。

接著對方拿出一塊乾淨的布,暫時將刀擱置於其上,並走向了櫥櫃,挑選了幾樣玻璃罐裝的香料後走回檯前,悉心地將每種香料排列整齊後開口。

「我很慶幸妳也是懂得料理的人。」

Pearl愣了一下,看了看那名惡魔。

「這個嘛……我猜如果妳說『懂』的話,事實上我不過只是會一點皮毛而已,我敢肯定料理方面妳懂得比我更多。」

看著一個陌生人毫不猶豫地從多達十數個的壁櫥中拿出所需的料理用具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她彷彿熟知這個廚房的每個角落,像是在這裡住了十幾年一般。

「噢,妳太客氣了,Pearl。」

惡魔說,同時替肉片撒上香料,她灑香料的動作相當率性,這是熟練的廚師才能有的從容。

「妳應該不介意替我清洗那邊的蔬菜?」

在受Pearl注目禮長達半小時後,Garnet微笑,並給了對方一個機會協助自己。

「幫助」是一種人類渴望與對方建立良好情誼時會有的行為,也因此「邀請對方協助自己」這個過程,會使對方在無意識間對邀請者產生好感。

看著動起身來的少女,惡魔笑得更開了。

「我可以問妳問題嗎?」

輕輕讓水流過指尖,Pearl一邊小心地確保手中蔬菜每一個角落都是乾淨的,一邊開口詢問。

「當然,我會盡可能的回答。」

只是Pearl想問的問題太多了,她思考了好一陣子,決定先問一些她跟Lapis曾經好奇過的問題。

「妳、妳應該是女性對吧?我有聽說過一些理論關於天使是無性別的,所以惡魔理應也是無性別的,但妳看上去是一名女性,所以……」

Garnet笑了,這名少女確實比一般的人類更具有好奇心,而她喜歡具有好奇心的人類,只要身為惡魔都會喜歡的。

這不只是隨便說說,因為有好奇心通常代表著他們更具有冒險精神,而相對意味著這樣的人類願意付出更為優渥的代價。

而從Pearl允諾給予她所擁有的一切這點來看,她完美地應證了這個理論。

「有時候,惡魔會依照契約者的渴望而改變外型。」

Garnet回答。

「舉例來說,不少人類男性的願望無外乎是可以讓他有項道具,可以盡情宣洩慾望的道具,當然,錢是其中一項,但我們這裡要說的是發洩性慾的道具。」

惡魔藏在墨鏡底下的眼來回掃視著Pearl,這名少女有著很難不去注意到的高挺的鼻,一雙大而呈現天空藍的眼,以及較為蒼白的薄唇。

「大部分時候他們想要的是女人,當然,也有希望是男人的時候。」

Garnet亦注意到這名少女有著纖細的四肢和身軀,淡色的髮因為重力而自然下垂於鬢角和腦後,但在最末端帶了一些上揚的捲度。

此時的Pearl只顧著讓自己滾燙的臉冷靜下來,而沒有注意到Garnet已經來到她的身後。

「所以,我可以看出妳深受與妳相同性別的人所吸引。」

惡魔的低語讓Pearl倒抽一口氣,但她自己心底知道,真正倒抽一口氣的原因是源自於對方輕抵在自己背上的柔軟。

Pearl稍微低下頭,看見那雙厚實的手掌正繞過她的腰際,讓她不自覺地咬起嘴唇內側。

「這些蘆筍,看起來很美味吧。」

惡魔在Pearl耳邊持續低語著,但僅限於此,只見Garnet從水槽裡抓起一整把蘆筍,便退了開來。

一種難以解釋其緣由的失落感壟罩了Pearl,她看著Garnet將那些蘆筍兩三根成堆地鋪放在肉片上。

「為什麼妳選擇了我?」

Pearl問。

「事實上不是我選擇了妳,而是妳呼喚我來的,記得我剛才的話嗎?」

惡魔笑了,她因這個人類持續展現出好奇心這點而感到愉悅。

「不對,我想問的是,總是有個規則在對吧?假設天底下每個人都渴望惡魔去實現他們的願望,那麼又該怎麼決定是哪個惡魔?」

這個問題促使了Garnet停下手邊的動作,她瞇起眼看向少女,此時對方的表情非常的認真。

這是一個嶄新的處境,從來沒有人這麼認真地問過惡魔這個問題,因此過往的經驗沒辦法提供任何協助。

「我想想這該怎麼說明。」

Garnet沉思了一會才繼續說下去。

「嗯,你們人類有種叫做『法律』的東西,然後有種職業,叫做『律師』對吧?」

一邊提供著解說的同時,Garnet又繼續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料理上。

「這個律師呢,某種程度上來說,每個人都有能力去代表『法律』,而且每個人有自己擅長的法律,有些人擅長『刑法』,有的是『專利法』……」

很快地,肉卷已經準備就緒,Garnet替每一個肉卷刷上醬汁,然後將它們放到烤盤中。

「而惡魔也是一樣,有些比較擅長處理人類特定的需求……像是,提供世界的真理。」

設定好烤箱的時間後,Garnet開始著手清理檯面,並從櫥櫃裡挑出相稱的餐盤和餐具,走向餐廳。

「妳說的像是『浮士德』那樣?」

Pearl跟上前協助Garnet將餐具擺設好,原因無非是她想盡快讓Garnet處理完所有的事務,這樣對方就能專心地回答自己的問題。

「差不多是那樣的感覺,當然,專長是專長,但不代表他只能提供這樣的服務。」

對於少女懷抱著怎樣的意圖,Garnet可以輕易從她臉上的表情去判斷。

「那麼妳呢?妳擅長的是什麼?」

Garnet笑了笑,正如同她的預料。

只是Garnet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自己心知肚明就好,她並不想道破。

「我想我們的餐點可以準備上桌了。」

自烤箱發出的清脆聲響,成為了Garnet從這個問題脫身的最好機會。

「等等,告訴我,Garnet。」

少女呼喚了惡魔的名字。

這讓Garnet的笑容不再似剛才那樣從容。

「好的,但是先讓我為妳準備好午餐可以嗎?沒吃早餐的妳此時肯定餓壞了。」

活了數千年的惡魔不會是省油的燈,Garnet丟了一句話,且正如她的盤算,Pearl的確被這句話引開了。

「妳怎麼會知道我沒吃早餐?」

少女疑惑地看著惡魔,只見她正將肉卷一個一個地分配到兩人的盤中。

「噢,有很多事情我只需要用眼睛去看。」

Garnet故作神秘地說,並用拇指和中指抵住鏡框兩側,調整了一下墨鏡位置 。

在看見了Garnet的動作之後,Pearl很難不去在意起墨鏡下的眼睛。

「那妳為何又要戴上那副墨鏡,既然妳如此仰賴妳的眼睛?」

Pearl問,Garnet真沒料到自己應付起眼前不過二十歲的小丫頭會這麼的費力。

看來如意算盤要打得響,就必須先好好回答她的問題。

「我的眼睛和一般人類不一樣,因此我習慣戴上墨鏡,避免他們感到害怕。」

Pearl顯然對這個答案不夠滿意,因為她將身子湊到了Garnet身旁,仔細端詳起Garnet的墨鏡。

惡魔有些無奈地聳了聳肩。

「可以讓我看看嗎?」

Pearl柔聲問。

「不行。」

惡魔輕輕地推著Pearl到她的座位,並拉開椅子邀請她坐下。

「Garnet。」

少女又再次呼喚了惡魔的名字,任誰都聽得出語中帶著懇求。

這次,Garnet決定放棄掙扎,她拿下了墨鏡。

只見Pearl倒抽了一口氣,瞳孔瞪得比什麼都還大。

「妳的眼睛……」

Garnet看著少女嚇得嘴都闔不上,不禁冷笑了一聲。

「我說了,挺嚇人的。」

有時候人類就是不聽別人的勸,Garnet心想,並打算把墨鏡戴上。

「不,等等,她們好美。」

Pearl墊起腳尖,撫著Garnet的臉,一心想再看得更清楚些,無奈自己身高與對方差太多,就算整個人貼到Garnet身上,也還是有一段差距。

所以她想出一個好點子,那就是環住對方的後腦,迫使對方低下頭來。

終於,Pearl能夠看清楚那對眼。

位於自己左手邊的瞳孔是炙紅的,隨著光線的折射,彷彿熔岩,帶著隨時都能噴發的蠱惑。

而右邊的,卻是沉靜地湛藍,像是無底的深海無法望穿,只怕一失足就會溺斃於其中。

「再看下去就要收費了,小姑娘。」

直到Garnet的嘴因為說話而開闔著,Pearl才發覺到她們倆的臉靠太近了,嚇得她趕緊放手。

「抱、抱歉,我沒問過妳的意見,就擅自行動了。」

Pearl低頭在心中責罵自己怎會如此無禮,一邊坐上了椅子。

而Garnet只是將墨鏡戴上,臉上依舊掛著慵懶之中帶著魅惑的笑容。

她看著Pearl,心想,這太有趣了,眼前的這個人類太有趣了。

「我只是開玩笑,Pearl。」

Garnet手扶著椅背,傾過身,讓自己盡量能夠貼近Pearl藏於髮下的耳朵。

此時Pearl能夠清楚感受到對方的手指正在揭開蓋於自己耳上的頭髮,並將之收到自己的耳後。

很明顯地,對方這樣的舉動讓她臉紅了,徹頭徹尾地。

「還記得我們的契約嗎?」

然後Pearl聽見惡魔用一種接近氣音的方式詢問。

「……記、記得。」

嚥了口口水,Pearl回答。

「很好,千萬要記得,我是妳的,永遠都是。」

接著Garnet便坐到了Pearl對面的位置上,開始享用餐點。

老天,我到底幹了什麼,Pearl心想。

『惡魔之所以為惡魔,是他們絕對信守承諾。』

Lapis說過的話在Pearl腦中迴盪,她不禁好奇起剛剛簽訂契約的時候,她到底拿了什麼東西去換,但很可惜的,惡魔為了確保契約者會確實地支付代價,因此儀式結束後會施一些手段。

他們只會記得自己換到的東西,卻忘了自己用了什麼東西去換。

怎樣都想不起來的Pearl只能癡愣地看著Garnet手中那對刀叉在白瓷上交錯。

僅存的理智告訴她,目前的處境非常危險,就像是把自己的頭放到張開的鱷魚嘴裡 。

她努力去思索著過程中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但她的思緒一直繞著眼前的惡魔打轉。

足以蠱惑人心的英國腔調,想讓人啃咬的厚唇,想被她強而有力的雙臂摟抱,她的一切都如此令人癡迷。

Pearl低過頭,天知道此時此刻她多麼希望這一切其實只是場夢境。

而等她再次抬起頭來,發現Garnet正拿著玻璃杯喝水,而且盤裡已經空了大半,才驚覺自己再不開動菜就要涼透了。

簡單向自己的守護天使做了餐前禱告之後,Pearl亦拿起了刀叉。

她切了一小塊肉卷端詳了一會,心想要是趁熱吃,肯定會更加美味。

正覺得可惜的時候,她才發現上頭還飄散著熱氣。

Pearl納悶地將之放進嘴中,卻發現食物呈現一種略高於體溫,而不至於燙口的狀態。

肉跟蘆筍的熟度都恰到好處,香料的香氣從嘴裡擴散,和醬汁形成一種絕配。

所有的食材撞擊在舌尖上,滋味妙不可言。

Pearl看向Garnet,亦發現Garnet正看著她。

她覺得自己現在就好比站在懸崖邊一般,胸口的跳動越來越劇烈。

「想要再來一些嗎?」

一個平凡不過的問句,換成Garnet來問意義似乎便大不相同。

Pearl點了點頭,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