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Your Eyes

Garnet有時會思索起一些詭異的事情,例如現在她腦中正在思考Rose為了救治戰爭中受傷的寶石人而留下的淚水,相較於Pearl因為自責而流下的,究竟哪方比較多。


曾經有一段時間Amethyst看見Pearl都會喚她作愛哭鬼,因為只要那件事情和Rose有過一絲關聯,她都會因此情緒潰堤。
Garnet亦數不清那時的自己告訴過Pearl多少次,Rose並非離開,而是永遠與Steven共存這件事。
不知該不該慶幸的是,儘管現在Pearl仍會失控,但頻率已經逐漸下降。
「Pearl,妳不需要因為母星的所作所為而去責備妳自己。」
戴著遮光鏡的寶石人的話語總是簡潔,但並不冷淡。
「我知道妳愛著這美麗的地方,我也是,但育兒園的一切並非我們所造。」
Garnet感受到懷中的Pearl顫抖開始緩和下來,啜泣聲也慢慢轉化成較長但時而中斷的吐納。
「我瞭解,我、我……只是、我只是,不希望Steven,不希望他因此對、對自己,身為寶石人,這件事情,而、而感到慚愧。」
Pearl斷斷續續地說。
聽到這些話的Garnet想說點什麼,但一時之間卻想不到適合的字眼,因此她只能收緊雙臂,右手拇指輕輕撫著Pearl的頸後,左手更加環扣住對方腰間。
Garnet回想起剛剛Amethyst對於寶石人製造的說明,還有Steven的反應。
那個男孩的臉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厭惡的表情,無論是再怎麼醜惡的事物。
「妳知道他不會的,還記得嗎?Rose能夠看見所有醜惡中的美好,我敢相信Steven也能夠如此。」
很明顯地,Garnet感受到Pearl因為她的話而愣了一下。
接著是個由鼻間呼出的嘆息。
「我也相信。」
Pearl說,抬起頭看向Garnet。
臉上顯露的是Garnet最傾仰的自信笑容。
如同Garnet所言,Pearl是獨立的寶石人,能夠掌握自己的命運,勇於面對未來。
而如今的她亦不再畏懼過往,這讓Garnet深深以她為榮。
在她眼裡的那片天空翱翔的是名為信念的雄鷹,Garnet多麼渴望自己能夠隨著那只雄鷹,一起去探索這個美麗的星球。
這樣的她好美,Garnet打從內心這麼覺得。
如果可以的話,她想就這樣凝視著對方眼裡的天空,好久好久。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