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擅長說謊的①

口袋中一陣不自然的振動,讓Garnet從放空的狀態回到了現實。
她瞥了一眼正在白板前說得口沫橫飛的提報者,猶豫著是否要把手機掏出。
她推了今日第四百六十七下的墨鏡,內心其實有些渴望會議能盡早結束,畢竟今天是週三,俗稱的小週末,美好夜晚即將來臨,她實在不願,也不應將生命浪費在如此無聊的會議上。
尤其聽著Peridot發表她對公司下半年的未來展望實在有些讓人哭笑不得,Garnet永遠搞不清楚對方究竟是忠心的下屬,還是敵方公司派來的臥底。
不過一間公司要能順利經營,確實需要一個像Peridot這樣不斷提醒自己要更加努力提升業績的存在,就算她的用詞多麼尖酸刻薄,就算她的語氣再怎麼帶有威脅性。
不行,這場會議真的太使人集中力渙散了,Garnet的內心正抗議著。
儘管這樣自己便成了不良示範,但最後她還是決定掏出手機,說不定會是一則能夠改變現在這個難熬階段的訊息。
Garnet維持著相同坐姿,極力想讓自己看上去自然一些,然後悄悄地,從口袋勾出她的「私人秘書」,手指像是在挑逗一般輕輕滑開螢幕鎖,看見通知列顯示了這樣一條訊息。
【You've Got a WINK !】
她皺了皺眉頭,對這條通知感到茫然,她眼角掃了一眼講者,確認周遭的工作伙伴都沒注意到自己的荒唐行為,然後再次望向自己手機螢幕。
該通知最前端的圖示讓Garnet記起,這是她早上到公司後沒多久下載下來的一個以交往為前提的社群交友用APP,它不要使用者輸入姓名,只要求放一張照片作為頭像,並填寫使用者的性別,還有感興趣的性別,接著打開手機自動定位功能,很快地就能透過搜尋找到同樣使用APP的彼此,然後像這樣,傳送「WINK」給感興趣的對象。
原本的好意是讓人能夠快速結交更多不同領域的對象,但演變到最後就是方便使用者能快速找到發洩情欲的好對象,成為了大家俗稱的約砲APP。
她撇了撇嘴,心情複雜地把手機塞回口袋,接著腦海自然浮現了早上與她雙親的對話場面,因為她會下載那個APP有一半是因為她們。
Garnet是打從心裡敬愛著Ruby和Sapphire她們的,不只是感恩她們在養育和栽培方面給予了自己最大限度的自主權這點,更對她們的人生態度充滿著景仰。
可惜為人雙親的她們,太過在意自己到了這個歲數還沒有一個穩定的感情關係,Sapphire肯定知道自己寧缺勿濫的性格,因此沒有多作發言,Ruby則直嚷著要替自己安排。
看在老天的份上,當下Garnet揉著太陽穴,只希望Ruby不要再講出任何一句話,她已經無法分辨出母親只是開玩笑抑或是認真地,居然連自己的大學同學Lapis都給列了進去。
天曉得那次真的只是個意外,要知道身為一個支身來到外地求學討生活的女性,Lapis的堅毅著實令人敬佩,這也使得兩年前兩人在一間小酒吧再次相遇後暢談甚歡。
只是當Garnet詢問到Lapis的工作近況時,對方露出了難言之色,Garnet這才注意到,對方喝的不是加了冰塊的伏特加。
於是Garnet把Lapis帶回了自己家裏,讓她盥洗,再讓她好好地喝上幾杯,最後再讓哭累的她睡在自己床上,僅止於此。
這其實是件美事,唯一敗筆在於隔天Garnet早早就進了公司處理一些事務,沒有料到雙親會這樣直接去到她的住處。
不論誰來看,Lapis都絕對是個標緻的美人,而且只要認識Garnet夠久,都知道她十足十是Garnet喜歡的類型,但這不代表Garnet跟她之間必須要有超脫友人以上的關係。
現在Lapis是她公司裡的御用攝影師,好的婚禮籌劃,也要有個能將過程完整紀錄下來的人,而Lapis比眾人想像中更適合這個職務,她在這件事情上盡心盡力,算是她對當初Garnet施予協助之報答,同時也意外發掘了自己未曾注意過的才能。
往事回憶到這裡不得不告一段落,因為Garnet注意到環境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看著她。
離她最近的Amethyst給了個眼色,於是她清了清喉嚨說道:「嗯,Peridot的分析相當具有前瞻性,只是我個人卻非常看好下個月開始,搭配新配套方案到來的新人結婚潮。」
「相信大家都讀過報表了,請務必注意到我們在前一淡季的營運狀況相較去年增高了6個百分點,這雖然稱不上明顯的獲利,但是在其他公司陸續出現虧損時,我們卻還能突破重圍,相信這值得大家小小慶祝一下。」Garnet一邊說著,起身走到Peridot身邊,拿起紅色的白板筆,往她對未來景氣下滑而帶來負面影響的預測打了個大大的叉字。
Peridot的小眼睜得老大,氣得臉色發紫,卻一句話也說不上來,只能像個稻草人般地,聽著Garnet說下去:「也希望大家能儘快調整到最佳狀態,迎戰接下來的新會計年度。」語落,Garnet把筆塞到Peridot手中,並給了對方一個憐憫般的微笑。
然後Garnet拉開門,離開前丟下一句:「會議到此,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天是週三,記得,去犒賞自己一下。」接著就如同煙一般的消失了。
而Amethyst看著Peridot,這可憐的小傢伙只差沒把手中的筆折成兩半,於是她上前拍了拍對方的後背,說聲:「走吧,今晚帳算我的。」
離開的腳步匆匆,卻不知道可以上哪去的Garnet順手按下了最近的電梯,電梯開了,她卻往逃生梯的方向走去。
穿著皮鞋走樓梯時的缺點,就是叩叩聲在狹小的樓梯間迴響,好比午夜睡不著時秒針的跳動一樣震耳欲聾。
她一階一階踩著,漫不經心地掏出手機,除了剛剛的APP通知以外,剩下的就是公事群組的聯絡事項,以及母親給她的一則訊息。
她點開了那則訊息,上頭寫著明天會有一位秘書到公司任職,這使她眉頭深鎖。
關於這件事情,Garnet已經跟雙親爭論了不少次,她不需要秘書,她不想要一個成天跟在身邊提醒自己該做什麼的跟屁蟲,何況手機已經是最好的秘書了,事情該怎麼安排才好,她自有分寸,何況她也不是小孩子,要一個專屬傭人替她收拾善後。
但看來Garnet已經來不及婉拒母親的好意,她關掉訊息,將公事群組快速瀏覽過一輪後,慶幸至少工作上每件事情都進展順利。
至於接下來的她,大概就是回到家裏,思考著要怎麼打發掉那個新來的秘書,卻不希望對方覺得自己是被炒魷魚了。
二十層樓的階梯說長也是夠長了,看了看層樓標示,還有五層樓,這使得原本想乾脆地清掉通知列的Garnet起了個念頭。
她按下了那則被放置好一陣子的通知,APP的讀取畫面跳了出來,然後秀了對方的照片給她看。
Garnet一開始只注意到那張照片失了焦,一名白皙的女性側著臉,眼神沒對著鏡頭,看起來像是偷拍的。
她反射性地按下紅色按鈕,打算拒絕對方,卻在按下後才發現紅色的按鈕上寫著【Accept】。
又來了,Garnet在內心罵了一聲,她納悶為何設計APP的人不能統一使用綠色作為同意,而紅色作為拒絕。
算了,大不了等對方真的傳送訊息過來的時候再封鎖就好,然而這點也讓Garnet感到設計不良,為何她不能在第一當下就封鎖對方呢。
畫面很快就跳到了對方的個人檔案頁面,上頭的欄位幾乎都是空白的,除了必填的性別欄跟感興趣的性別欄上有著一個女性符號外,就是所在地一欄,用著藍色字體鑲著底線,寫著水晶大飯店。
而所謂人的眼睛是奇妙的,看見熟悉的字樣,就會忍不住多看幾眼,Garnet也避不了,這個人在離公司不遠的水晶大飯店,可謂是本市數一數二的高級飯店,而在她終於下到了一樓,決定關上手機的前一刻,手機螢幕上又跳出:『抱歉,剛剛那是我誤傳了。』
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情,對於Garnet短暫的使用經驗來說,傳來的訊息能跳脫『一個人?』、『想跟我上床嗎?』、『三千元,隨便你玩。』範疇的,這還是第一則。
Garnet猶豫了一會,快速地鍵入『我不介意。』,接著抬頭便看到門口一名中年漢子正朝著她笑。
「別說是我母親請你來的。」Garnet知道自己現在臉色一定很難看。
「呃,不是……她們說……嗯,總之,先上車好嗎?我擔心門口不能停車。」他搔了搔禿了一半的額頭,拉開了後座的門。
Garnet壓下怒氣坐上後座,不肯讓男子有任何服務她的行為,逕自帶上了門。
男子知道Garnet的脾氣,只好小跑步地回到駕駛座,正要發動引擎,Garnet就冷冷地說了一句:「我記得我要你轉告她們,我不需要接送司機,是嗎?Greg。」
Greg嚥了口唾液,迅速換檔並踩了離合器,車子緩緩前進,才支吾地說:「我是這樣跟她們說,但……她們說畢竟你已經是公司的領導者了,要顧及公司形象,更何況妳再來也要開始出席一些社交場合,不能像以前那樣裝酷?」
Garnet聽完心又沉下大半,她決定無視剛剛那段話,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手機上,先前那則回覆在微暗的車中顯得刺眼,像是在催促她儘快送出般。
Greg又開口:「我知道妳不喜歡被監視般的感受,但我保證,妳雙親是真的很關心妳,她們希望妳能放膽去闖,去做一切妳想做的事情,其他不重要的事情,可以讓別人去負責。」說完瞥了一眼後視鏡,Garnet看來不想理會他,他只好自顧自地繼續說道:「像是……開車?如果我替妳開車,妳就可以……玩手機遊戲?我不知道大老闆用手機都在幹嘛……。」
剛剛Greg的話不是沒有道理,雙親的愛向來無微不至,但這會讓Garnet覺得自己很弱小,偏偏她不喜歡這樣。
下班的車潮讓他們的車速緩慢,Garnet只覺更加焦躁,迫使她再次看向手機,螢幕上『我不介意。』仍未送出。
而終於在第六次的紅燈,眼看就快到水晶大飯店之時,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經接錯了,在後面追加上一句:『我人在附近,要不要見個面?』接著不加思索地按下送出。
把手機收進口袋,Garnet向Greg說:「我在這下車就好,你早點回去吧。」,拉開門,頭也不回地離開。
今晚比她想像中還冷,不過不至於到承受不住的程度,此時她口袋裡的手機又傳來振動,Garnet猜想是對方的回覆。
『可以,我們在飯店七樓西餐廳見面吧,我已請人預留座位,靠窗,從最裡面數過來第六個桌。』
哇,Garnet腦袋空白,只剩下這個字,哇。
這個人比想像中來得高格調,這是Garnet給她的第一個讚賞,事後想想這也不是什麼令人訝異的選擇,不過在那一大堆『喜歡在公園還是在車裡?』、『想看我的奶子嗎?』的訊息轟炸過後,這則訊息完全是一絲清流。
背後傳來莫名的興奮感,促使她很快就抵達了水晶大飯店,飯店已經不像她記憶中光鮮亮麗,卻仍舊是座讓人讚嘆的建築。
她順著服務生的指示上了七樓,並在盥洗室內確認過自己的髮型跟衣著後,才讓自己進到餐廳,然而餐廳的用餐人數不如她所想像的多,或許真的是景氣不佳,很快地,服務生領她到了對方所說的桌席,拉開了椅子讓她坐下。
不過實在可憐了那服務生,因為眼前這位女士讓Garnet看得兩眼發直,直到她輕聲地說了句:「請坐?」Garnet才大夢初醒般地點了點頭坐下。
坐下後的Garnet能感受到自己全身被那對蔚藍的媚人雙眼掃視,那眼神帶著警戒,Garnet知道她必須說些什麼:「妳本人比照片上美麗多了。」
顯然對方沒有料到Garnet的第一句話會這麼直接,因此她看上去有些尷尬:「我猜妳便是那位神秘的邀約者?」語氣有著一絲的嘲諷。
「叫我Garnet就可以了。」如果Garnet不說,沒有人看得出她其實早已亂了陣腳,她慶幸自己習慣戴著墨鏡,墨鏡可以掩飾掉很多情緒。
女子點頭應:「好的。」並回了一個微笑,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那充其量只是一個皮肉上的笑容,Garnet的心卻仍為此激昂了起來,她不自覺地被對方的舉止所吸引,就連翻閱菜單,向服務生點餐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忘了自己點了什麼,反正不重要,但她記得點完餐後的她,沒有多想,單看見對方鬢邊皎白的珍珠耳環,便脫口道:「這耳環與妳十分相稱,我想我就稱呼妳為Pearl小姐吧。」
這句話一出口,便換對方凍結了,她看起來很努力地不要讓眉頭皺起。
最後她才又開口:「Pearl。」
Garnet一開始沒有聽出對方的意思,只是照對方的音調覆誦了一次:「Pearl。」壓根沒料到對方會因此紅了整張臉。
對方緊接著開口:「我是說,我的名字,是,Pearl,稱呼我作Pearl就行。」
Garnet這才恍然大悟過來,忍不住笑了出聲,另一邊的Pearl不太確定自己跟著笑的原因,不過,在一個素未謀面的人面前,她能笑得這麼開心也真是頭一遭了。
接下來的用餐比兩人原先預料得都還愉快,而兩人像是預先串通好了一般,絕口不提工作,更沒有提過自己出現在此處的緣由,當然為何使用那個APP也不在話題內。
但她們就像已經認識了好幾年似的,都喜歡老式的愛情文藝片,同樣認為週五晚上最該是一杯陳年白蘭地配爵士樂,而且,兩人異口同聲地說出自己下班後最常待的地方就是公司。
兩人都對彼此有著過於相似的價值觀而感到訝異,卻也毫無抵抗地接受了。
Garnet甚至要服務生上了三次的酒,儘管Pearl到第二杯時就有些不勝酒力,但這不影響Garnet的興致。
接下來的兩人一同離開了餐廳,一同走到了電梯前,Garnet一直認為自己記性不錯,但仍舊忘了自己是怎麼進到Pearl的房間內。
值得慶幸的是,她姑且記得Pearl隨身的湖水藍肩背包被自己隨手擱在了靠近玄關的梳妝臺上。
印象較讓人深刻的是那對脣,彷彿剛出爐的焦糖烤布蕾,帶著甜膩的軟綿,她忘我地品嚐著,同時將Pearl身上那股茉莉清香吸滿了整個肺。
以一人房來說這個房間相當地大,自門口到床頭可以說是有點距離,所幸Pearl就如同她骨感的外表一樣輕盈,Garnet沒有耗費太多氣力便能將她捧上床。
對方腰間上的寬版皮帶掉落地面的聲響仍清晰在耳際,Garnet更忘不了當嬰兒藍罩衫隨著自己的手的動作由下而上緩緩敞開,使裡頭百合般潔白的身軀得以一覽無遺時,自己倒抽的那口氣。
氣息裡有著用餐時飲下之葡萄酒的芬芳,卻分不清是自她鼻腔內傳來的,抑或是來自Pearl強壓上來的吻。
過程中Garnet暗地讚嘆,那如絹的肌膚,敏感得只要她手輕輕滑過胸口那平滑起伏的尖端,就能引起一次次的輕顫,隨著她手指於內的往返,都能讓底下纖細的軀體發狂。
酒精讓她記不得自己什麼時候睡著,一陣涼意卻讓她徹底醒了過來,她睜開眼,只見自己的懷裡空無一人,一股難耐的空虛感刺遍了周身。
她坐起身子,看見床邊矮櫃上的電子鐘面寫著8:15,而墨鏡就在旁邊,她順手戴上,離開床,Garnet可以一清二楚的看見純白的床單有著雜亂的皺痕,再加上自己的衣服被摺疊好,放在單人座的沙發上,因此她至少能肯定昨晚的一切不是夢境。
另外手機與皮夾內的現金及信用卡都沒遺失,還有一只旅行箱躺在衣櫃前,所以也能肯定不是被設了局。
房內一片寂靜,沒有空調運轉的聲音,很顯然地是因為房間門卡已經被取走,Garnet推測狀況大概是Pearl一早便有事,必須不告而別。
Garnet算了算,時間還夠回去換套衣服再去上班,便把自己整頓至可以見人的程度後離開了房間。
踩在飯店走廊的絨毛地毯上,Garnet不禁思索起,是否還能有見到Pearl的機會,至少,以朋友的立場。
不過她很快就放棄了這樣的想法,走進了電梯,按下一樓的按鈕,雙手自然地插入褲子口袋。
接著,她摸到了像是紙卡的物體,拿出來一看,上頭寫著:『謝謝。』
沒有署名,但字跡極為娟秀,就像Pearl本人一般,這讓Garnet嘴角止不住上揚,接著她讓唇貼著紙卡,會再見面的吧,低聲禱告。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