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擅長說謊的②

八點二十一分,如果說目的地真如手機上所顯示的近,那麼時間還很充裕。

Pearl最討厭的就是遲到了,尤其是自己遲到,所幸她在八點三十七分的時候就到達了目的地。
在「前」時尚雜誌總編輯助理的Pearl眼中,這只是一棟隨處可見的辦公大樓,不醜,但仍舊沒有她先前待的那棟來得耐看。
她推開玻璃門,首先看見三座電梯,左手邊是咖啡廳,這點讓她起了些許的好感,右手邊則是她未來即將在此工作的 R & S 婚禮規畫公司,正確來說是業務銷售服務處。
Pearl拿出包中的口氣清新劑,噴上幾下,從容走到了櫃台,一位名牌上寫著Sadie的女士笑臉盈盈上前服務。
她看見了對方手中各式各樣的婚禮規畫方案,禮貌性地笑了笑,先行開口說明自己是來報到的。
「呃,請容許我先撥電話,給、給我們的人事主管一下?」對方愣了,像是完全不知道有這件事情一般,而Pearl點了點頭。
Sadie拿起話筒,到第三次撥號才接通:「……喂?主管,我是Sadie,有一位……女士說要來報到。」對方朝自己看了一眼,Pearl才發現自己忘了報上姓名和職稱。

最後Sadie掛上電話,搖了搖頭,說:「很抱歉,但是我們今天似乎沒有這樣的安排。」

Pearl清了清喉嚨道:「我想妳可能有點誤會了,我是……被推薦來的,能不能麻煩妳讓我直接和貴公司的總裁見個面呢?這要從頭解釋會有些花時間,不好意思。」

對方顯得為難,但她還是撥了電話,過了好一陣子,又撥了一次。
Pearl看得出電話另一頭肯定沒有回應,而Sadie握著話筒,轉過頭向她說:「那個,總裁她……似乎還沒有到,妳……要不要先在這等一下呢?」

她除了接受以外也沒有其他選擇,Sadie讓她坐在背向門口的一張沙發椅上,接著Sadie就繼續埋首在她的電腦桌前。

等待的過程中,Pearl撥了兩次電話給Ruby和Sapphire,但都很快地進入了語音信箱。

九點了,手機上的顯示時間這麼告訴她,同時,App的提示通知也浮了出來。

【點擊看我們為你挑選的對象!】

Pearl只是默默地把那則通知向一旁滑開,神情說有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不過就是前幾天的事情,回想起來,她的人生卻像是被人硬生生改寫了似地,坐在沙發椅上的Pearl盯著手機螢幕,回想著。

還記得當天Rose的聲音自她背後響起:「Pearl,請過來見見Ruby和Sapphire兩位。」她轉過身去,看見Rose的笑容依舊溫柔得像春天的早晨。

就算生產後的Rose選擇將公司轉交給Jasper,但每天早晨她仍會帶著孩子來到公司,讀著晨報,如同以前一般。

那是多麼美好的過去,Rose從她還是個懵懂未知的新鮮人就不斷地提攜自己,一直到她好不容易能夠獨當一面。
然而,十年了,Pearl突然有些感慨,她不再擔任Rose的專屬祕書竟也十年了。
可是她仍會習慣性地拿著兩杯咖啡到辦公室,只是那裡坐的不再是有著蓬鬆大捲髮的慈祥女性,取而代之的是Jasper。
那人總會冷冷地看著她說:「我要說幾次,我不喝咖啡。」因此Pearl也早已習慣一天喝兩杯咖啡了。
「很高興見到兩位,久仰大名。」Pearl說著,握了握Ruby短小卻有力的手,也握了握Sapphire纖長而翩翩的手。
「我們跟Rose已經是老相識了,我一直很欽佩她,然而她今天能這麼厲害,看來有一半要歸功於她有一位這麼優秀的秘書。」Ruby說,露齒而笑總讓人覺得特別爽朗,尤其是恰到好處的讚美,Pearl不會坦承自己很吃這一套。

「Rose說妳非常細心,而且不管是與誰共事,妳都能完美地配合。」 Sapphire的聲音沉靜得像是湖泊,話不多,卻句句都有力道。

Pearl微笑著言謝,卻想不透這兩人怎麼會突然來到公司,沒有冒犯的意思,只是單純因為常聽Rose談起她們兩人,卻總沒機會見面,彷彿神龍見首卻不見尾。
「兩位來公司是想見妳一面的。」而Rose將她厚實的手掌搭上自己的肩,彷彿看穿了自己一般,用一種像是給予解答的口吻說著。
然而Pearl卻覺得更加疑惑了,於是開口問道:「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明白現在的情況。」
「這個嘛,就是,怎麼說呢?那個……就是我和Sapphire決定把事業轉交給接班人了,只是我們還是有點不放心……」Ruby搔著頭,苦惱於找不出適當的詞彙表達。
「簡言之,我們兩人想邀請妳到本公司擔任總裁秘書一職,特別前來詢問妳的意願。」Sapphire拍了拍Ruby,接口道。
「對,就是Sapphire說的這樣。」Ruby猛點頭。
Pearl感到腦裡混亂不堪,當下只能勉力擠出這句話:「可是這太突然了。」
Rose看出了Pearl有些不太妙,上前解釋:「Pearl,請別怪罪她們,是我將妳引薦給她們的,當初我們談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已經考慮了很多。」
而Sapphire也接口道:「多次討論之下,我們相信妳就是最適當的人選。」
「很抱歉沒有顧及妳本人的意願就得出這樣的結論。」Rose說,語氣充滿了歉意,及代罪羔羊一般無辜的眼神,Pearl永遠無法對Rose產生一絲埋怨。

「要不等等我們一起吃個午餐吧?我認為我們得將這件事情自頭到尾說給妳聽。」Ruby說,但她的每一個字就像射偏了的箭,快速地擦過Pearl的思緒,卻沒有實質成效。

「請給我一點時間考慮。」說完,Pearl轉頭便走,她知道自己有些無禮,但那時的她已經無力顧及他人感受了。
她離開了公司的會面室,來到了公司設立給員工交誼用的咖啡廳,這個時間點通常不會有員工,不過Rose的兒子Steven會在這裡。
「嘿,Pearl!妳工作忙完了嗎?怎麼會在這裡。」Steven遠遠就看到Pearl,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一股腦奔向她。
「噢……我只是需要整理一下剛剛的會議重點,你知道的,跟Jasper共處一室工作總讓我覺得不自在,所以我想我可以來這裡。」Pearl笑了笑,摸了摸小男孩的髮。
Steven有著像她母親一般的捲髮,髮色卻是繼承自他父親,想到這,Pearl的心情就又掉到谷底。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Steven還小,但他繼承了他母親的溫柔,他只是說句:「跟我一起坐吧,給妳看看一些有趣的東西。」
然後他掏出手機,點開了幾個網路上的搞笑影片,還有一些可愛動物的紀錄,接著再讓Pearl玩了一些她無法理解意義在哪的小遊戲。
儘管Steven很努力,但Pearl還是開心不起來。
「啊!我知道了,Pearl,妳的手機借我一下。」Pearl不知道Steven要幹嘛,但她依照小男孩所說的做了。
Steven接下來有一小段時間就沒有再跟Pearl說話,於是Pearl開始環顧四周,最後她把視線放在一盆裝飾用的盆栽上,思索剛剛那件事。
其實當Rose宣布退居幕後的那一天,Pearl就曾想過提出辭呈了。
Rose一生從沒做出錯誤的決定, 不過,那個Jasper,Jasper,把公司交給Jasper,Pearl怎麼樣都沒想過。
無數次的會議上,Jasper只針對Rose的意見提出異議,加上粗魯的言行,只要Pearl在她身邊一秒,不快的感受就會居留在她體內一秒。
說是這麼說,Steven多大,她和Jasper共事就有多久,長年下來Jasper讓Pearl體認到這個世界現實的一面,至少,果斷的人才能掌握先機,尤其在流行時尚這個領域中。
「那個,Pearl?」突然一個大臉出現在眼前,Pearl看見Steven捧著她的手機, 眼睛閃閃發光,如同天上的星星。「我現在要問妳一些問題,算是……心理測驗吧?我不太確定,總之告訴我妳的想法。」
「呃……好吧?」Pearl點了點頭,就算她現在沒有那種心情玩什麼心理測驗,不過能滿足Steven的話,她便覺得無妨。
「好,首先是這個人?」Steven把手機螢幕朝向自己,上頭畫面顯示的是一名長髮的女子,看起來相當年輕,吐著舌頭。
「我不清楚……她,看起來很活潑。」搞不懂該怎麼回應Pearl皺著眉頭, 摸了摸自己的臉。
「那妳會對她有興趣嗎?」Steven接著問。
「興趣……是指什麼?」Pearl看著小男孩,開始覺得這個心理測驗有點詭異。
「就是說你會不會想跟她當朋友?」Steven耐心地解釋,他總是在這種方面特別執著。
「也許吧,說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問?」Pearl聳了聳肩,給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好——的!下一個!你偏好什麼樣的電影?」就這樣一來一往,Steven是越來越興奮,明明Rose和Ruby、Sapphire她們還在等待自己的回覆,而她卻在這裡玩什麼鬼心理測驗,光是這樣一想她胃又開始發疼。
終於Steven大喊著:「最後一個!你常常埋頭工作而忘了自己?答案很顯然地!」那個被特別強調的「最後」讓Pearl鬆了一口氣,然後萬般慶幸自己對於工作的熱忱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那麼,最後的測驗結果是什麼?」Pearl並不是真的想知道,只是她必須回應Steven的努力。
「呃,這個測驗不會馬上告訴你結果,但它會在隔天早上九點和下午四點告訴妳適合和什麼樣的人交朋友!」這個回應讓Pearl開始羨慕起Steven有著年輕而無窮的精力,因為她只覺得自己精疲力竭,而且累得沒有注意到遠處走來的高大人影。
那傲慢的語氣,Pearl不用抬頭都知道那人就是Jasper,嘲諷道:「還以為妳在整理資料,沒想到是偷溜出來陪小鬼頭玩。」
「Jasper,Pearl剛剛確實是想要整理資料的。」Steven害怕Jasper,因為對方表情總是猙獰,像是隨時都會掄起那比自己臉還大的拳頭往人身上招呼似的,但他仍勇敢地為Pearl辯解。
不過很顯然Jasper並不把Steven放在眼裡,她交叉著雙手,向低頭看著地面的Pearl說道:「我不管妳有沒有要離開這個公司,但好歹離開前妳必須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等等就會把資料送到妳桌上。」Pearl回應,長久以來她試著讓自己答覆Jasper時的語氣聽起來快樂些,但很不幸地她從沒成功過。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分只是助理,私下抱怨終究是私下抱怨,畢竟助理該做的就是滿足老闆的各種要求。
「最好是這樣。」Jasper眼帶睥睨地說著。「否則肯定要妳好看。」
Steven看著Pearl,她臉上沒有表情,眼神空洞,像是一個不會動的人偶。
等到Jasper離開後,Steven才又開口:「妳要離開嗎?」
這句話像鐵鎚,把Pearl狠狠地砸醒。
「是啊。」Pearl說,臉上有著淒涼的微笑。「我肯定是要離開的。」
然後她回去向Rose等人道歉,說她願意在Ruby和Sapphire兩人的公司效勞。
「我從明天開始上班嗎?」Pearl問。
Ruby和Rose都被Pearl突然轉變的態度驚愕到,只有Sapphire回應:「我會先替妳安排離公司最近的飯店,至於接下來的問題我們會再幫妳解決,算是我們致上的萬分歉意。」

「噢,不需要這樣的。」Pearl鞠了個躬,笑著言謝。

確實不需要這樣的,Rose隔天給了Pearl一整天的時間收拾東西,說是收拾,不過就是把幾套衣服放進行李箱,然後把其他不那麼急需的用品裝進箱子裡罷了,Ruby她們堅持搬家的事情要由她們全權負責,Pearl拗不過她們。

接下來的所有事情真的都是由她們安排,Pearl一直到下了計程車才知道她住的是市內的五星級飯店,而單就她所住的單人房的浴室就比她租的整間小套房還大。
Pearl把行李箱放好,湖水綠的隨身包擱在腳邊,沿著床沿坐了下來。
她好些時候沒看自己的手機了,說到底,她的手機除了通話的功能以外,幾乎沒有在什麼使用,這也是為什麼她直到前三個禮拜前才換了她人生第一隻智慧型手機。

Pearl自認自己學習的速度很快,但就算如此,她目前還是沒有辦法非常熟練地運用,不熟練歸不熟練,但她終究沒有笨到完全沒發現自己的首頁上多了一個陌生的圖示。

好奇心旺盛的Pearl點了進去,出現了【嗨!還滿意我們的APP嗎?如果喜歡,請到線上商店為我們評分吧!】的提示,她有點笨拙地按下【不,謝了。】的選項,但這個APP像是糾纏著她不放似的,再度出現【您的意見都是我們進步的來源!稍後提醒評分嗎?】,她很想選擇【永不提醒】,但這APP有些奸詐,只有【是】與【否】可以選擇。

Pearl開始感到煩躁,因為經歷過剛剛這些,然後繼續使用該APP十五分鐘以來,畫面上只有滿滿的人頭(或胸部)照,她實在不明白這個APP的用途,最後她好不容易在各個介面之間拼湊出最初步的概念:這是一個交友APP。

接著,必須強調,這一切都是誤打誤撞,她只是想要按左上角看起來像「選項」的符號,試著想要關閉這個APP,卻跳出了【以下是我們推薦給您的人選!】的列表畫面。

上頭有著各式各樣的人,看起來唯一共同點只有「都是女性」,以及每個人的頭像右邊都有一個【WINK】字樣,天曉得那是幹什麼用的,但Pearl光看字面意思就不太想用它。

於是她試著按手機返回,畫面沒有動靜,納悶著手機是否出了問題,於是滑動了螢幕,然而這麼一滑動,列表就來到了最後。

出現在最後的這個人戴著大得幾乎可以遮住半張臉的墨鏡,手整個摀住嘴,有點像是在思考,心不在焉般地,而眼尖的Pearl很快注意到那副墨鏡是GUCCI的本季單品,職業病使她忍不住多瞧了幾眼,品味還算不錯,她心想。

只是很多細節都被過度的相機濾鏡修飾掉了,除了蓬鬆黑髮和膚色偏深之外Pearl看不出其他特徵,接著她在想要滑動回去尋找離開頁面的方法時不小心按到了那個人右邊的【WINK】。

【你成功對此人WINK了!】

真棒,Pearl嘆了口氣,為什麼設計APP的人要這樣設計呢?明明知道大家在滑動畫面的時候很容易不小心就誤觸到,而且這個【WINK】似乎是不可逆的行為。

不要緊,Pearl告訴自己,反正這又不必付錢,也不代表一定要跟對方進行任何活動,然後她索性把手機放在床邊矮櫃上,開始翻閱飯店提供的一些刊物。

她是這麼想的,但事情卻開始演變成難以收拾的局面,追想起來都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那個人會那樣回覆,又為什麼自己就這樣答應了邀約。

這一切肯定是出了什麼差錯,在其中一個環節上,Pearl不能肯定原因,也許是鑽過那對唇的話語都被附了魔,也許是對方全身上下散發的神秘氣息蠱惑,但是有一點不能否認的,是自己其實在她身上渴求著什麼,才會在電梯口伸手拿下Garnet的墨鏡。

在酒精的慫恿之下, 她發了狂似地扯下那件漿得挺直的襯衫,讓雙手遊走在精壯而富有曲線的身體各處,扭動著頭,不停變換角度,索求著一個又一個的吻。

她記得自己的身體自然而然地隨著對方手部動作而擺動,使得每一次進出的衝擊都強烈得足以她眼前發白,朦朧之間她聽見自己的叫喊還有對方的悶哼,然後在她失去意識之前,她伸手抱住了對方。

對方先是一愣,接著也伸手摟過她,溫柔地捧著她的後腦,小心翼翼地將她的臉枕到胸口。

Pearl聽著那逐漸趨於沉穩的心跳,心頭不知怎地感到一絲甜蜜。

只是早上在那人懷中醒來的時候,她還是嚇壞了。

Pearl狼狽地滾下床,看見時間是七點四十二分,一切都還來得及,她感謝著自己的生理時鐘,一邊撿拾著地上的衣服,一邊進到浴室盥洗。

對著鏡子,Pearl再三檢查,確認對方是否有留下任何昨日歡愉的證據,但不知道該高興抑或該沮喪,一個痕跡也沒有。

時間悄悄來到八點三分,那人仍未醒來,而Pearl仍猶豫著要不要叫醒她,不如說,她正猶豫著自己該怎麼處理這個人,與這個人之間的關係。

就在Pearl猶豫的時候,已經到不得不出門的時間了,Pearl最後還是放棄了叫醒她的這個念頭,因為那張睡臉就像個孩子一般無邪,Pearl甚至差點忘了這個人醒著的時候多麼性感而且誘人。

取而代之的是她寫了一張感謝小卡放進對方的褲子口袋,畢竟,多虧了她,昨晚是個相當美好的夜晚。

直到此刻她才想起自己並沒有留下對方任何聯絡方式,也沒留給對方。

要是可以再像之前那樣吃個飯、說說話就好了,Pearl心想。

就算只能見一下面也好。

「我說過了,我不需要什麼秘書!」有些急促並帶著怒意的聲音讓Pearl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來,而她竟然覺得聲音聽起來很耳熟,很像Garnet。

「……就說了不可能,就算見到她也不會改變我的意思。」至少腔調很像,都是純正的英國發音。

Pearl在心底嘲笑著自己,然後聽見那個聲音這樣說著 :「我要進電梯了,等等再說吧。」

「啊!」接著Sadie突然從電腦椅上跳了起來,慌張地追了出去。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Pearl也反射性地跟出去,接著她便看到一個身影站在電梯前,而Sadie朝著那人奔了過去。

電梯門開了,那人走了進去,轉過身來正要按電梯樓層。

「Garnet……?」

「Pearl?」

電梯門關上。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