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303G.-Ⅲ

「嘿,Garnet!我回來啦——!」Amethyst碰地一聲進門,雙腳輪流踩著鞋跟,隨興地讓那雙側邊打印著星星的高筒帆布鞋躺在玄關。
聽到聲音的Garnet只是坐在三人座沙發上默默看著對方的一舉一動,過了一陣子才回應:「妳今天還真早。」
Amethyst隨即爆笑出聲,道:「我知道!因為Peri提醒了我再不回家,以後就別想再開這台車了,老兄,我可不想那樣。」說著的同時順手把鑰匙丟在鞋櫃上。
照理來說Garnet此時應該說些什麼的,例如多勸勸這個常常得意忘形的少女,或者至少問問她今天又去哪裡混了一天。

但她沒有,取而代之的是繼續空洞地坐在那。

「我猜Pearl在洗澡,老天,那女人可以洗上一輩子都不成問題。」Amethyst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意識到Garnet的異狀,她只顧把外套甩上了單人座的沙發,走向了冰箱。「呃,Garnet?我以為我們上次有買莎莎醬,妳知道的,要吃多力多滋不能沒有它……」

「Garnet?Gar——net?」在多次呼喊Garnet而沒有獲得回應之下,Amethyst終於注意到死黨的神情有異。

她關上冰箱前拿了一罐可樂,來到Garnet身邊,一把坐上沙發扶手,小心翼翼地問:「妳看起來陷入了某種人生低潮,怎麼?我以為輸球對妳來說不是什麼大事。」
Garnet雙眼繼續看著空無一物的矮桌,重重嘆了口氣道:「妳可以說我搞砸了。」
「什麼?真的是因為輸球?」Amethyst皺著眉頭,不敢置信地問。

「不,我、我……跟Pearl說我們是朋友。」Garnet不知從何講起,最後,一如往常地只說了問題的核心。

Amethyst差點就被自己喝的那口可樂給嗆到,她以手背抹去唇上殘留的糖水,低聲道:「你說你幹了啥?」

「Pearl,她今天怪怪的,情緒起伏很大,而我只是想安慰她,但我想不到更好的字眼。」Garnet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她知道自己緊張的時候就會下意識地做這個動作,壞習慣總改不了。
只見那名身材豐滿的少女一個拐子向Garnet招呼:「白癡嗎!妳大可以直接告訴她啊……!」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使用氣音,好讓自己耳朵能確認浴室內的動靜。
「妳不懂,她那時看著我的眼神……」Garnet搖了搖頭,從沙發站起身,走向了廚房。
廚房冰箱上貼了很多東西,通常是Pearl的備忘錄,不外乎是記得要去繳電話費,整個家中有什麼缺了需要補齊,甚至是必須優先食用完的物品。
還有,她和Pearl在高中畢業那年,也就是Amethyst國中畢業時,與Rose四人的合照。
Garnet只是輕輕拉起那張照片的一角,看著站在Rose身邊笑得靦腆的Pearl,用著沒人聽著見的音量低語:「就像當年她看著Rose那樣。」
說來也奇妙,要不是Rose,也許她和Pearl也從沒機會可以說上幾句話。

浴室門喀拉一聲地開了,Garnet轉過身去,看見只穿著單薄貼身衣物的Pearl從裏頭走了出來。

「Garnet,洗澡水我弄得熱了一些,妳等等……」只見Pealr兀自低頭雙手捧著毛巾擦拭髮尾,她抬頭,看見Amethyst人在客廳時愣了一下,接而故作驚訝地說:「噢!Amethyst,我以為妳今天不打算回來了呢。」

而Garnet只是一語不發地看著熱褲底下白皙的長腿,那雙腿正因接收了熱水浴的溫度而隱約透著粉色,最後她別過頭,儘快回房拿取自己的衣物。

「是——啊——我還以為妳從沒在意過我什麼時候回家的。」此時Amethyst沒好聲地回應著,卻也不甘就如此放棄反擊的機會:「噢!也對呢,要是我沒早點回來,妳明天就得六點起床好趕上早上第一堂課了。」

Pearl不予理會,因為比起這些事情,她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更不想讓自己糟透了的情緒更上一層。

進到浴室的Garnet向著鏡子,緩緩脫下衣物,這是一天當中她最能誠實面對自己的一刻。

她看著自己在鏡中的呈影,一切慾望都赤裸地顯現,就算她閉眼不再看,那些場景仍像不斷倒帶前放的黑白電影出現在她腦海。

但Pearl渴望的是Rose。

喉頭的悶澀感迫使她打開水龍頭,不敢奢望微弱的水柱能沖散那些汙穢的念頭,但至少頂上傳來的擊打可以讓她暫時忘記先前脫口而出的那些話。

恐懼自Garnet的尾椎向上竄。

浴室裡的水流的回音此刻像是天使與惡魔的低語,惡魔說:差那麼一點,就能讓她知道了;天使說:差那麼一點,就會被她知道了。

貪婪是最要不得的,Garnet撈起被水濡濕的髮,她心底清楚自己和Pearl的關係再怎麼密切,但只要走錯一步,就會全盤瓦解。

淨身完的她仰著頭,讓身體放鬆,口鼻隨著滑入水面,沉醉於氧氣越來越缺乏而產生的飄然感,好像這樣就不用再面對這一切。

只是她從來沒能如願過。
Garnet腳一抵,便從浴缸起了身,隨手抓過毛巾擦乾身子,衣服一套,轉動門把,便回到了現實。
客廳不見Amethyst蹤影,可能在房裏,不過更可能跑去隔壁串門子了,看來她真的很喜歡Peridot。
而Pearl正在廚房集中垃圾,流理臺上還放著剛剛Amethyst喝完的飲料空罐。

Garnet前去想幫忙,但Pearl卻搶先開口:「Garnet,妳應該早點休息。」

「我還不睏。」Garnet聳了聳肩,她是真還不睏,也許今晚又要失眠了也說不定。

而Pearl早已習慣對方的說詞,也回以她先前慣用的論調:「那不是我們該爭論的,妳今天有一場球賽,不管睏不睏,都該盡早躺下好恢復身體疲勞。」

「而妳不也是嗎?早上第一堂課。」Garnet淡淡的說著,已然開始行動。

Pearl輕嘆:「Garnet,別再讓我覺得自己什麼事情都要人幫忙了。」

「別那麼想。」Garnet將手覆上Pearl置於水槽邊的手背,輕聲道:「何況一起弄會比較快,我們都能儘早休息。」

Pearl沒意料到Garnet就這麼將手伸過來,所幸她並沒有因為驚嚇而真的把手縮回,只是,自Garnet手掌傳遞來的溫度和脈動還是會促使她的呼吸加快。

最後Pearl知道自己拗不過Garnet,也就順了她的意。

兩人一起收拾確實讓速度提升許多,而彼此都沒有注意到自己正無意識地與對方拉開距離。

Pearl這一邊先行結束,正於水槽前洗著手,隨後Garnet也將垃圾綁好,自然而然地湊過身子,伸手要取肥皂,兩人之間的距離便再次貼近。

而這次,輪到Garnet過度意識了,臉上的灼熱感使她失手讓肥皂掉落,幸好Pearl看上去沒有注意到她的異狀,她心底鬆了一口氣,肥皂的滑溜程度是眾所皆知的。

她眼角掃過身邊的Pearl,暗自揣想著對方的想法,會不會她早就已經知道了。

不,不,她肯定還不知道,否則她不會像這樣,一如往常地在睡前交換臉頰上的吻,Garnet這樣告訴自己。

Garnet打開床頭櫃上的夜燈,坐在床沿,輪流按摩著雙臂,Pearl說得對,運動完後的疲勞確實還餘留在全身上下每塊肌肉中。

無論如何,她還是躺上了床。

就算閉上眼後僅能看見一個又一個無法實現的夢境,但只是要Pearl所希望的,她就會盡可能地去努力,在失去意識之前,Garnet這麼想。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