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Wrong

她不是有意窺探的。

她發誓這是真的,何況那兩人私底下是怎麼樣的關係,她也一點都不想知道。
然而就算她毫無意願去回想,那些畫面仍然在她腦裡盤據,只要一鬆神,畫面就像驚嚇箱一樣,冷不及防地蹦出。
她們正在「親吻」。
當然她曉得什麼叫做「親吻」,透過唇去表現的行為統稱作「親吻」,親的部位不同,吻的意涵也會有所不同,通常是在額頭、鼻子、臉頰,當然還有嘴唇,任何合適的部位,那個帶著黑色捲髮的人類男孩是這麼告訴她的。
沒有冒犯的意思,不過她發自內心認為「合適」是個很不精確的詞彙,因為她分辨不出親吻什麼部位是「合適」的,也無從理解不同的部位具有著什麼樣的意涵。
而這使得她快發瘋,她最恨的就是此類不明不白的概念,因為這同時也是相對地在提醒她:母星上的一切在這裡毫無用武之處。
她真的需要好好學習地球上的一切,尤其是這個「親吻」的事情。
或許,她該聽Steven的話,去請教具有這方面知識的人,Steven總是說「請教」很棒,可以學習到知識,也可以增進雙方的情誼。
那麼,Amethyst,她會知道嗎?她看起來非常熟悉這些……地球事物,而且這樣的話她們說不定可以更快地回到先前「良好」的狀態 。
沒錯,她應該去問Amethyst的,只是有一件事情必須先探究清楚:她不確定Amethyst是否願意理會自己,尤其是在她做了這麼多「壞事」之後。
她確實已經照著Steven說的,透過錄音向Amethyst「道歉」,而看起來Amethyst也接受了她的道歉,Steven也說這樣就不會有事了。
但,過了幾天,Steven有意無意地向她提起了一些事情,讓她覺得自己真的是個罪無可赦的惡人。
誰都不希望自己被「貶低」,就算那些話並非出於惡意,Steven嚼著爆米花,坐在她的身旁,眼神直直看著螢光幕上的「楓營之戀」,如此說著。
嗯,「貶低」,聽起來就不是什麼好吃的東西,也難怪Amethyst不喜歡,因為Amethyst很喜歡吃,特別是「好吃」的東西,相對的,「不好吃」的話她就不喜歡,給別人不喜歡的事物是一件壞事,很壞的事。
她點了點頭,認為自己的理解實在正確不過了,同時也找回了一點自信,看來地球上的禮儀終究不是那麼難學習的。
……等等,剛剛不是在想「親吻」的事情嗎?為什麼現在卻變成了Amethyst,她搖搖頭,想再次集中。
讓人費解的點在於:那兩人吻得相當複雜,先是像Percy與Paulette那樣,雙唇相碰,接著是額頭,或者該說是額頭上的寶石。
Steven說親吻嘴脣表示兩人相愛,但他一點都沒有提到親吻寶石是什麼樣的意涵。
但話又說回來,這終究是地球上的習俗,是人類才會有的行為,為什麼身為寶石人的兩人要這麼做?
難道不覺得寶石被碰觸的感覺很奇怪嗎?甫一想像,她的背脊就反射性地縮了起來。
而且Steven說他也愛著水晶寶衛隊們,那他為什麼不這樣親吻她們?
好奇怪,太奇怪了,想到這,手上傳來一道反作用力,Peridot才發現自己拴緊了所有螺帽。
噹啷一聲,扳手落到地面,雙腳的無力感迫使她坐了下來。
她嘆了一聲,說到底要不是自己分神,沒注意面板線路的連接出了問題,否則現在她也不用一個人在這彌補過錯。
筋疲力竭的她已經不想去理會當時為什麼Pearl和Garnet可以擅自離開工作崗位,留她和Steven以及Amethyst三個人在那,她也不想去管……
「哇!」突然一張恐怖的臉出現在Peridot面前,嚇得她往後一退,狠狠撞上了後頭的鑽頭,痛得叫不出聲。
接著她聽見了Amethyst的笑聲,那聲音大得荒謬,不知為何也悅耳得不可思議。
Peridot努力地睜開因為疼痛而緊閉的雙眼,才發現那張恐怖的臉原來是張面具。
很快地面具被摘了下來,Amethyst那毫無打算遮掩的笑臉便出現在她眼前。
「哈哈,Peridot,妳沒死吧?」竊笑聲尚未完全歇止,因為撞擊眼前發白的Peridot感覺到肩膀上有股力量在慢慢將她拉回正常的坐姿。
Peridot以前覺得這個問題再愚蠢不過,寶石人是不會這麼輕易「死」的,但換作是Amethyst這麼問的時候,彷彿一切意義都不同了。
「還……可以吧,我還能活動,我沒退回寶石型態。」再次坐直了身軀的Peridot ,伸展了一下身子,並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四肢。
「老兄,妳真該看看妳那張臉,太經典了!應該弄成塑像擺在博物館裡。」後腦的疼痛歸疼痛,但Peridot不在乎,Amethyst正用高亢的聲音說話,光是這樣就足夠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此刻的Amethyst手上各種比劃,彷彿她真的打算替Peridot塑造一尊偶像般,十足的真誠,絕不欺瞞。
這是母星上不會存在的事物,有人真正關心你,有人真正在乎你,有人能像這樣,對另一個人展現真實的自我,這讓Peridot忍不住微笑,這也是她以前從不會做的。
而同時,Amethyst誇張地肢體語言暫時告了一個段落,她接著用輕快的語氣說道:「嘿嘿,我猜這樣算是扯平了。」
聽見了一個全新的詞彙,Peridot止不住好奇心,出聲詢問:「……『扯平』?」
「呃,就是,妳知道的,妳前幾天害我撞到頭,我也反過來害妳撞到頭?」Amethyst聳了聳肩,臉上的微笑形狀有些微妙變化,只不過Peridot不太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然而那樣的變化使得Peridot注意起Amethyst的嘴唇,比起Pearl的,Amethyst的更有厚度,卻不至於像Garnet那樣。
而且她的嘴角總帶有一種上揚的角度,讓她看上去總像是笑著的。
Amethyst看Peridot用憨傻的表情呆望著自己,只覺得好笑,忍不住出聲打斷了她:「喂,剛剛那下把妳撞傻了嗎?老朋友。」說著說著還在Peridot的眼前揮了揮手,語氣是她特有的調侃,伴著純粹的淘氣。
啊,又是這個感覺,就像有人往自己胸口揍了一拳,Peridot忍不住低過視線。
當初Amethyst說她是「貨真價實的寶石人」的時候,她就有過這樣的感受;還有她意外壓在Amethyst身上,兩人對望的時候;還有,Amethyst在聽完錄音之後,說的那句道謝。
從那天之後,只要Amethyst開始調侃自己,這個感覺就會回來,而她甚至不曉得如何去形容這個感覺……悶澀,會能夠充分表達這個感覺給人的感受嗎?
她很想問,但是她不知道該問誰,她當然知道關於地球上詞彙的定義,Pearl絕對是瞭若指掌的,但Peridot就是不想問她。
不是針對Pearl,而是……這個感覺,Pearl,或是Garnet、Steven,跟那個被Steven稱作老爹的生物、似乎是叫做Connie的雌性有機物,也都不會明白這種感覺的,Peridot就是有這樣的直覺,儘管這個直覺通常都不是正確的。
「Peridot?」看見Amethyst疑惑而嘟起的嘴,Peridot才吞吞吐吐地擠出幾句難以理解的話語:「呃姆,我是在想,妳是不是……我是說,Steven說妳有一些我可以請教的情報。」
「關於什麼?」Amethyst回問,這讓Peridot更加緊張,她不曉得該怎麼開口。
不對,她當然知道怎麼「開口」,可是,好奇怪,彷彿Amethyst有什麼奇怪的科技道具,使她的交錯式詞彙比對能力急遽下滑。
「關於、呃……一些地球上的事物。」Peridot咬著牙回答,這個回覆果不其然引起了Amethyst的一陣大笑。
「妳當然是要問我地球上的事情啦,Peri,不然我又不可能回答妳關於母星的問題,妳說對吧?」Amethyst邊笑邊說,Peridot尷尬的點了點頭,暗自感覺到有股水流自她的額滑下,那股悶澀感正無限地擴張,再過不久,她就會被壟罩,而那感覺很讓人害怕。
讓情況更加惡化的是,Amethyst正在等待她的回應,她想回答Amethyst的問題,卻發現她完全想不到該說什麼,而聲音就這麼卡在她的咽喉裡,就算進行了數次吞嚥的動作,情況仍然不見好轉。
「Peridot?」雖然是關心的語氣,但Peridot此刻只覺得Amethyst像是在催促她回答。
最後,Amethyst終於理解到事態不是這麼單純,於是她搖了搖Peridot的肩,著急地問:「Peridot?妳還行吧,我帶妳去找大家……」
那個「大家」,想必包含了Steven、Garnet和Pearl,Peridot慌了,她不想要其他人知道她現在的狀況如此詭異,急得大叫:「不!」然而並沒有注意到自己用了遠大於平時的力量抓住了Amethyst的手臂。
「呃?但妳看起來真的不對勁……」Amethyst望了望被抓住的手腕,表情越發惶恐。
「是、是啊,我覺得我真的有點不對勁。」用這種吞吞吐吐的聲音,等等Amethyst肯定會罵她是呆子的,但Peridot此刻一點都不在乎:「我不知道,我覺得……我沒辦法好好思考。」
「Peri……」Amethyst輕輕揉了揉Peridot的肩,因為此刻的Peridot看上去,隨時都有可能哭出來,她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Amethyst黑得發紫的眼睛正看著她,這使她不知所措。
噢,天上明星,誰都好,救救我吧,Peridot緊閉上眼,突然覺得自己頸子好緊,像是被誰給掐住般,但她還是成功擠出了一個句子,雖然牛頭不對馬尾:「我看見了Pearl和Garnet……親吻。」
基於好奇,Peridot微微睜開了一隻眼,小心翼翼地確認Amethyst的反應,她難得地皺了眉。
接著爆笑出聲。
Peridot從沒聽過這種程度的爆笑,她的確聽過很多次Amethyst的笑,但都沒有這次來的猛烈。
在Peridot來得及做任何補充之前,Amethyst就搶先開口了:「老天,妳這次真的嚇到我了,我還以為妳要說其實妳腦裡面被植入了什麼奇怪的程式,如果放置不管就會想要開始咬人,還是會變成狼還什麼的。」
「什麼?不,那太離譜了,就算電視劇也不可能有這種劇情。」Peridot也著急地反駁,絲毫沒有意識到她突然不再胸澀。
Amethyst用著不置可否的語氣:「是啊,是啊,妳會看的也只有那個『楓營之戀』,妳真該跟我一起看的,那些『真的』電視劇。」
「所、所以……那個,『親吻』,到底是幹嘛用的?」見Amethyst似乎沒有因為她的回答而被嚇跑,這讓Peridot多了些勇氣。
「妳不用大驚小怪,她們常常這樣,大概從……從什麼時候我忘記了,我還以為她們只肯被我撞見,看來不是。」Amethyst左手抓了抓自己的右肩,隨口回答著。
「但,我不是想問這個,我是問她們在親吻……彼此的寶石?那不是……很奇怪嗎?」Peridot發現Amethyst並未解答她的疑惑,於是不死心地追問。
Amethyst又笑了,這次的笑不太一樣,有點像是在說:妳不要知道比較好。
見Amethyst一直不肯正面回答問題,Peridot只覺得內心愈來愈焦躁,於是不自主地提高了聲音追問:「我不瞭解,Steven說親吻嘴唇是相愛的兩個人表達彼此愛意的方式,但、但她們親吻的是彼此的寶石?」
「嘿,Peridot。」Amethyst將Peridot拉近,一手固定在對方的後腦勺,另一隻手抵著她鼻子。「所以,這個,現在妳怎麼叫它?」
Peridot不了解這樣的姿勢具有什麼意義,她只覺得兩人的臉好近,抱著狐疑回答:「鼻子,當然。」
「那麼這個呢?」Amethyst接著問,手微微上移。
「眼、眼睛。」Peridot吞嚥了口唾液,她好像知道Amethyst的意圖,但出乎意料地,她沒有阻止對方的念頭。
「那……這個?」Amethyst的手指又繼續上移,終於來到了Peridot不抬眼看不到的範疇。
「我、我的寶石?」Peridot擠了個笑容,試著讓聲音不要那麼顫抖。
「挑戰者Peridot全答對了!那麼作為贏家的獎勵……」Amethyst的語氣聽起來就像電視節目的主持人。
而原本還在咯咯發笑的嘴,下一刻吻上了那塊代號刻面2F5L,切工5XG的橄欖石。
Peridot只覺得上萬筆資訊化作流星雨,一道道閃過她的眼前,同時意識到那個悶澀感又回來了,只是這次,不再那麼令人恐懼。
相反地,那感覺很溫暖、令人安心,她不再去擔心Cluster的呼之欲出,她也不再沮喪於她無法說服Yellow Diamond回心轉意。
Peridot似乎慢慢理解了,她覺得她更加「活在當下」,Steven常勸她的,而確實,「活在當下」讓人覺得愉快,也無怪乎Garnet和Pearl親吻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那麼快活。
「所以,妳喜歡嗎?」帶著頑皮的語調讓Peridot的思緒回到了眼前矮小的石英戰士身上。
「是啊,我想我喜歡……」Amethyst沒有再多說話,Peridot只覺得她臉上的笑容颯爽得如同秋天的勁風,掠過她的雙頰,那個溫度差使她覺得熱燙,腦中紛亂不已。
停下來,Peridot,她這麼告訴自己,但她的手已經捧住了Amethyst的下顎。
為什麼Garnet要親吻Pearl?看起來,她已經自己找到了答案。
所以,那些問題究竟是為了什麼?Peridot自己也糊塗了,一開始她似乎是想知道親吻的象徵意義,但此時此刻,她發現她更在意的是Amethyst。
吻給她的感覺像是羽毛,一不注意,就會飄走一般,因此她一直不敢有幅度過大的動作。
Amethyst起先詫異不已,卻也沒有躲避,相反地,她也回捧過Peridot的臉頰。
為什麼要躲呢?如果對方是Peridot的話。
這個想法聽上去總有些怪異的地方,但她一點都不介意,與Peridot親吻的感覺很好,那便夠了。
如果硬是要她說些在意過的事情,那便是她以前總有點羨慕Garnet和Pearl。
只是此時此刻,羨慕她們早已失去任何意義。
自然而然分開後的兩人對看了一陣子,有默契地一起笑了。
而在那之後過了好久好久,Peridot才曉得那種悶澀感的來源是愛。
再也沒有比「愛」更奇怪的事情了,Peridot在她的錄音機裡紀錄下這個結論。

是啊,「再也沒有比『愛』更奇怪的事情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