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口早餐店

不是每間早餐店都有名字,叫不出名字的早餐店通常最後都會被冠上地理位置作辨別。
這間巷口的早餐店外表不太起眼,卻有著像得來速窗口的設計,提供客人快速的配套餐點,而走到內部,沒有過多裝璜,暖黃的牆面加上各種饒富趣味的擺設,給人一種家庭般的氛圍。
但比起氣氛,決勝點的味道方面,在於能不使用工廠製作的現成品就不使用,加上當日熬煮的茶品、豆漿及現煮咖啡,價格上稍微不那麼親民,但無可挑剔的好滋味使得平日假日的營業時間門口都擠滿了人潮。
「外帶起司蛋餅加小冰奶!」這是本店的人氣配餐之一,採用奶香味足而富延展性的莫札瑞拉起司,加上自家手作餅皮綿軟的口感,熱騰騰地在嘴中交融,只是數量有限,晚來就免不了向隅。
「內用鮪堡加蛋,不要洋蔥!」當然,餐飲服務業也不能忘記客製化的部份,不過Sapphire還是希望大家能體會她用心調製的鮪魚醬和生洋蔥搭配出的嶄新口感。
「外帶兩份今日特餐,加一塊薯餅!」今日特餐顧名思義就是當天限定的餐點,Ruby和Sapphire想出新菜色後,就會以特餐名義試賣幾次,如果客人反應熱烈,就有可能成為常駐餐點。
至於薯餅,Ruby堅持一定要先炸再煎,多一道工程,卻也是薯餅爽口的關鍵。
「外帶嫩雞土司不抹美乃茲,飲料小冰豆!」而身為早餐店老闆的女兒,這項餐點是Garnet從小吃到大的,不得不誇獎老母快炒的功力,當然調製出絕配醬汁的媽媽也是功不可沒。
兩老在裡頭忙,外頭的Garnet則是熟練地將一杯又一杯的飲料倒好,封模後與連同外帶的餐點一同裝入紙袋中,並順手拉了一段膠帶,確認點餐單上的東西都齊全了,就將單子貼在紙袋上頭。
「Amethyst,外帶一六三到一六九號的好了。」她依照順序將紙袋排好,一一放入吸管和紙巾,然後送到負責站櫃檯和外帶窗口的Amethyst手上。
「瞭啦,然後,我剛注意到門口有個女的,站了好一陣子,妳覺得呢?」個頭矮小的少女邊說,邊收下客人遞過來的號碼單,同時將餐點遞給對方。
「只是在等人吧,今天內用有位置啊,這波結束之後還是在那裡的話再去問吧。」Garnet隨口說,確認剩餘的咖啡已經到達應補充的數量,便開始把水和咖啡粉倒入咖啡機裡。
「再來三份特餐!」Amethyst的呼聲讓Garnet加快腳步,到冷藏櫃取出裝著食材的保鮮盒,傳給正在煎臺前的老母。
「喔!謝啦,正好要沒了呢。」Ruby在圍裙上擦了擦手,接過,同時Sapphire也一個轉身把兩份盤裝的內用餐點遞給Garnet。
這樣流暢的分工只有長年培養出的默契才能達成,Garnet將餐點送上,然後看著該桌的客人開心地掏出手機替餐點拍照。
平凡的生活才是最讓人回味無窮的。
忙碌總讓人忽略了時光的流逝,日頭已然高掛,對早餐店而言差不多到了打烊的時間,Amethyst開始收拾垃圾,把客人看完隨手放置的報紙和雜誌歸位,Garnet則拎著小水桶開始擦起桌子。
她由最裏邊的桌子開始,向門口去,然後她擦起門框和門把,並透過門上菱形的玻璃窗看見一個沒在這附近見過的女人站在門口。
那個女人背向著Garnet,顯然是沒注意到店已經準備打烊了。
Garnet正猶豫著要不要向她搭話,此時Amethyst握著拖把走來,低聲說:「她就是我說的那個女的。」
Garnet示意要Amethyst回去拖地,然後放下抹布和水桶,拉開門,假裝是要把外頭的盆栽收進店內,事實上只是想正面看上對方一眼。
那女人一頭短髮,說不上漂亮,但身上有著文藝系的氣質,使Garnet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她表情呆滯,不知是想什麼想得出神了,根本沒注意到Garnet,於是Garnet索性把盆栽放下,上前與之談話。
「這位女士,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Garnet出聲,對方才回過神,然後看了看手錶。
「噢,我只是在等人。」她說,臉上出現了一個不自然的微笑。
「沒有冒犯的意思,但妳好像等了很久……?」Garnet納悶著,不是她想管對方的家務事,但這女人可是在這等了近三個小時。
「這個……我不確定,我和房東約看房子,他跟我說在巷口早餐店等他,呃,應該是這沒錯吧?」
Garnet點了點頭,基本上如果是附近的居民,都知道她們店就在這。
「我再撥電話給他好了。」她說,然後從肩背包中拿出手機。
Garnet沒在第一時間點注意到她正十分失禮的盯著對方看,當她意識到的時候,她三步併成兩步地回到店內。
然後她搞不懂為什麼她會叫Amethyst去冰箱拿一壺未加糖的錫蘭紅茶,矮個子少女滿臉狐疑,卻也照做了。
而Garnet也搞不懂為什麼她撐開了一個新紙袋,隨手抓了一個沒賣出的三明治,把裝好的紅茶跟三明治塞了進去。
接著她抓著紙袋,往外走。
「嘿,還是沒聯絡上嗎?」Garnet問,而對方無語地搖搖頭。
「妳要不要先去別處,反正我們還要一陣子才會離開,如果有人來找妳,我再叫他聯絡妳?」Garnet說,她其實很想邀請對方到店裏坐,不過,她覺得這樣似乎有點詭異。
「噢,好的,謝謝妳。」那女人點頭言謝。
「還有,這個請妳吃。」Garnet試著以最自然地姿態把紙袋遞出。
「什麼?不,我不能,這樣太不好意思了。」對方不停搖手回絕。
而Garnet就這樣拎著紙袋。
那女人看Garnet如此堅決,也就伸手接過了那個紙袋。
兩人的手不經意的交觸,Garnet沒想過一個人從自己手裏拎走一份早餐這件事情也能使她心跳加速。
那女人再三鞠躬,鄭重道謝後離開了。
Garnet回到店內,Ruby和Sapphire還在清掃廚房,於是她讓Amethyst先離開,接著加入了兩人的清掃工作中。
「怎麼了?妳今天心情看起來特別好。」就算媽媽問她,她也只是點頭笑了笑。
有的愛情來得分外唐突,也因此使人格外沉醉。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