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擅長說謊的③

Amethyst雖然年輕,但自認見識頗廣,但像眼前雙方在劍拔弩張之中又是春心蕩漾的詭異場面,倒還是頭一遭。
三人此刻於Garnet的私人辦公室內,Amethyst有點不確定自己在此的原因,但她猜Garnet是希望有個第三者在,好讓她不要失去控制,各種意味上的失去控制。
「我不管妳是她們指派來的還是什麼原因,Pearl小姐,妳不能待在我們公司。」Amethyst看著身為多年老友的Garnet在說話的過程一直以手抵住墨鏡,試圖讓自己不去直視對方。
老天,她難得說話說得這麼痛苦,Amethyst心想,然後看向這個讓Garnet痛苦的女人。
纖瘦而高挑,膚色白皙透亮,簡直像是公司請來的模特兒,再美上好幾倍。
而這個女人,叫做Pearl的女人,Amethyst心底知道,她絕對、鐵定、比毫無疑問更無疑問地,是Garnet的菜。
然而Pearl目不轉睛地看著對方,看得眼珠都要掉出來似的這點,Amethyst就也多少可以判斷出Pearl肯定是對Garnet動了心。
先不說Garnet曾經讓多少人動了心,但這一切都太有趣了,想想看,老闆兼多年老友單身數年,就在今天突然冒出一個完全就是Garnet喜歡類型的女人,說是她的專屬秘書,這樣的戲劇性讓Amethyst忍不住掩嘴偷笑。
「我不會離開的,更正確地來說,我不能就這樣回去。」Pearl說話了。
噢,噢,噢,聽聽她說話的聲音,還有那用詞,以為柔弱卻又有著一定的強勢,Amethyst又瞥了一眼Garnet,現在她開始揉太陽穴了,這個Pearl還真不是蓋的。
「我……我能理解妳的立場,但我不知道妳和……Ruby和Sapphire是怎麼談的,所以,我現在要聯絡她們,恕我失陪。」看來第一回合Garnet被擊倒了,Amethyst耳邊彷彿出現了拳擊擂臺回合結束時的敲鈴聲,她看了一眼Pearl,美麗的女人只是點了點頭,然後Garnet就拉門離開了辦公室。
氣氛開始有點尷尬起來,Amethyst決定說點什麼:「嘿,妳確定妳真的是來應徵秘書的嗎?我是說,妳這麼漂亮,不應徵秘書,當模特兒也行啊?」
只見Pearl轉頭過來,臉上的表情有點複雜,嘴巴開開闔闔,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Amethyst接著說:「呃,總之,她這個人很複雜,說的話也很難懂,妳不要太放在心上。」
Pearl聽了,表情變得落寞,Amethyst不明白原因,接著Pearl開口道:「妳是……Amethyst,對吧?看起來妳認識Garnet很久了。」
Amethyst點了點頭,然後說:「是啊,至少這間公司裡面她認識最久的就是我,當然除了Ruby和Sapphire以外。」
像是陷入了沉思的Pearl,托著下巴,表情有些凝重,然後她又開口:「我知道這個問題可能有點蠢,但是……Garnet的母親,是……Ruby和Sapphire?」
這次Amethyst爆笑出來,笑得之誇張,讓Pearl覺得不知所措。
「噢,朋友,妳說妳是Ruby和Sapphire介紹來的祕書,然後她們卻沒告訴妳Garnet是她們女兒。」說到這裡,Amethyst抱著肚子,「然後,然後妳一點都沒懷疑就來了……我的天!這太扯了,根本可以拿來拍電影,我說認真的!」她笑到眼眶充滿眼淚,甚至有些腳軟,只差沒有空間能讓她打滾。
「抱歉,我不太明白妳感到有趣的部份,但我還想問的是,為何她這麼排斥我?」Pearl意識到自己說的話似乎有讓人質疑的空間,於是清了清喉嚨:「我是說,我認為我的能力足以勝任這份職務,但她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我。」
所幸Amethyst並沒有追著她的措詞不放,只是隨性地倚在牆上道:「她啊,討厭有個跟屁蟲。」
Pearl皺了皺眉頭,心底暗想著誰想當跟屁蟲,她還是Rose助理的時候,也不過就是在一天開始時提供完整的本日行程彙報,下班前確認已完成事項跟未完成事項清單,期間定時確認Rose的行程沒有延誤也是職責的一部份,Rose加班的時候則採自願性配合加班,僅此罷了。
「妳懂嗎?有個人在身邊照三餐提醒她要做什麼,然後講沒兩句就是確認明天的行程,什麼文件要送,甚至連偶爾要加班都不得安寧。」只是Amethyst的話好像在針對她的想法而回應似的,這讓她默默別開視線。
Garnet回到辦公室,神色藏著慍怒,看來跟Ruby與Sapphire之間的對談又是另一次兵敗如山倒的局面。
「依照她們的意思,Pearl小姐,妳從今天正式開始上班。」Garnet穿過兩人,坐上了辦公椅,道:「但今天我會先請Peridot帶你了解公司環境以及各部門的職務範圍,而她現在就在外頭,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問她,至於現在,請先給我和人事部主管兩人一些空間。」
Pearl不敢置信地望向Amethyst,而Amethyst說:「不太像,我知道。」嘴角有著一絲得意。
Pearl沒說話,只是回頭再看了一眼Garnet,看見對方拿起筆,然後放下,又拿起旁邊的紙張,然後放下,顯得焦躁不已。
Amethyst注意到Pearl臉上掃過受傷的神色,然後就離開了。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Amethyst心想。
「妳被煞到了齁——」而門關上後沒幾秒,Amethyst便用一種討人厭的腔調開始說。
Garnet唰地站起身,壓低聲音罵:「閉嘴,Amethyst!事情不是妳想的那樣……」
「噢,老天,妳該不會真的……」Amethyst見對方反應這麼大,就也足夠證實自己的疑問了。
「不,我只是……這件事情其實應該怪在妳頭上的!」Garnet走到後頭的文件櫃,背向著Amethyst。
「嘿,我搞不懂妳在說啥,怎麼是怪我?」面對口不擇言的老友,Amethyst真的是被嚇到了,就算是只是員工都能看得出Garnet的行為有點反常,更別說是Amethyst。
「都怪妳推薦的那個APP……我、妳,為什麼,為什麼偏偏就是她……」Garnet的言語已經毫無邏輯可言,Amethyst悄聲走了過去拍了拍她的背,怕對方再這樣下去就要一頭撞上文件櫃。
「……抱歉,我現在有點混亂。」Garnet說,然後回到自己的辦公椅旁。
Amethyst笑了,忍不住戲弄起老友:「我看得出妳有多哈她了。」
Garnet沉默了一陣子,接著才開口:「……這件事情說來話長。」
Amethyst隨處找了個能坐的矮櫃,道:「我洗耳恭聽。」
事情演變至此,終究是Garnet始料未及的,她儘可能地向Amethyst說明,卻保留了一些部份,過夜的部份。
「而妳也知道我的原則,公事和感情要徹底劃出界線。」Garnet解釋完,補上這句。
Amethyst點了點頭,說:「我瞭,我瞭,我們會想出一個點子的。」
只是Amethyst說歸說,她心底也清楚Garnet的自尊心非常強烈,原則是不能打破的。
再加上Pearl是Ruby和Sapphire派來的這點使情況更加棘手,一方面是不能就這樣辭掉Pearl,相對的,接受Pearl擔任秘書也就等同接受了雙親的援助,這又冒犯了Garnet的自尊。
「比起那個,新一年度的人力分配計畫妳弄完了沒有。」此時Garnet話鋒一轉,來到Amethyst身上。
有個這麼麻煩的老友真是頭疼哪,Amethyst吐了吐舌,只能先把心思放到編藉口上,好搪塞過眼前這關。
而另一邊,Peridot也不好受。
她最討厭的就是帶領什麼都不會的廢物新人了,每次看到這些教半天教不會的垃圾就讓她反胃。
不過她今天發現了她更討厭像Pearl這種初來乍到,就能明白整間公司的運作系統,甚至像現在這樣ㄧㄧ道出此種運作系統慣有缺點的新人。
「這位……Pearl,小姐,我認為妳現在所說的這些事情必須由我來講解給妳聽,不僅僅因為妳第一天上班,同時也因為我是執行長。」
不過Pearl卻好像沒聽到似的繼續說下去:「妳看,這就是我剛剛說的,總裁和執行長雙行制有的時候就是會產生職務混淆,說到職務,我認為執行長不應該隨便介入關於公司理念的部份,倒需要著重在公司市場定位上。」
Peridot再也管不住自己,酸言酸語毫不留情從嘴裡射出:「妳別太囂張了,不過就是秘書,好了不起似的,居然可以在那談論起我跟總裁的職務問題。」
這些話Pearl一句都沒漏聽,她瞇起眼,放低了聲音道:「行,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妳的能耐吧。」
Peridot也冷笑回應:「時間還多得是,那些話留著說給妳自己聽吧。」
然後兩人就無語地走過各個部門,Peridot從臉上就看得出滿腔怒火,Pearl倒顯得雍容自得,但雙眼仍如炬般掃視著各處,手上也沒閒著,振筆在手札上不住書寫。
其實公司不大,但沒想到Pearl時不時就要求停下,又老是問著摸不著邊的問題,像是咖啡機的使用狀況,Peridot不喝咖啡,根本答不上來,一來一往,折騰到下午兩點,才來到最後的部門。
「所有影像後製都是在這區進行嗎?」Pearl以筆抵頦,問道。
「正是,攝影棚內拍攝完的照片會直接同步到外頭的電腦,在第一時間進行後製,好儘快讓客人看到成果。」
「攝影棚也在這?」Pearl臉上看不出是訝異,還是錯愕。
「左手邊進去就是攝影棚,前天新一波的衣服才剛到,Lapis現在應該在裡頭忙著。」Peridot走到門邊敲了敲,裡頭沒回應。
「方便進去嗎?」Pearl走到她身旁。
Peridot看Pearl沒進去便不肯罷休的氣勢,只好扯開嗓門:「嘿!Lapis,妳在吧,我要開門進去了。」然後壓下門把。
裡頭的攝影師沒有在相機後,反而站在白幕前,不斷要求模特兒換姿勢,同時不斷調整著一旁的反光罩。
「老樣子。」Peridot哼了一聲,雙手交疊,她從來不理解攝影的事情,像這樣來回調整只為了拍出一張不知是否會被採用的照片,投資報酬率真的太低了。
Pearl看了看周遭,從擺滿雜物的桌上拾起一塊約手掌大的有色塑膠片,走向Lapis。
「喂!別妨礙人家工作。」Peridot喊,但無論是Pearl還是Lapis都沒理會她的意思。
Peridot看著Pearl對Lapis說了幾句,並把手上的塑膠片遞給對方,Lapis回到相機旁,而Pearl則是在原地協助指導模特兒的姿勢。
不多時,Lapis便給出了一個「OK」的手勢,而Pearl便動身前去看了看相機的顯示螢幕,並給了一個肯定的頷首。
於是模特兒離開了,Lapis則是開始整理攝影具材,Pearl則回到Peridot身邊。
「剛妳那是在幹什麼。」Peridot問,不過她的表情卻顯露出她並不是真的那麼想知道。
「噢,我只是想,這婚紗顏色淺,細節比較容易被吃掉,可能放個濾光片會好一點。」Pearl也只好隨便應付道。
「什麼?妳會攝影?」Peridot顯得不敢置信。
「不能說會,只是之前常常到攝影現場,說到這個,我看模特兒有點緊張,妳們沒有長期配合的模特兒嗎?」Pearl仍是隨口回答,卻轉而追問。
「呃姆……沒有,因為預算跟契約問題。」Peridot撇嘴回應。
「我了解。」Pearl點了點頭,再度拿出筆與本子紀錄。
Peridot看著這個女人,只覺得她在各方面都充滿威脅性,不過她還來不及想出應對方法,就被口袋中的手機震動給嚇到。
「喂?什麼?噢,Amethyst,噢,我在攝影棚。」過於慌張的Peridot沒能看清楚來電者,只是聽到對方的聲音讓她心情舒緩了些。
「什麼?為什麼總是這麼突然,我現在回去。」但對方傳來的資訊卻讓她更加胃疼了。
「怎麼了?」Pearl禮貌性的詢問,Peridot卻一點都不想回應。
只是她直覺告訴她此刻開始必須維持和這女人的關係,否則未來肯定難受得很,因此她沒好氣地答覆:「Garnet決定今天會議提早15分鐘,而現在……我只剩12分鐘回辦公室和準備資料。」
Pearl點點頭,沒有多作聲。
兩人快步回到主要辦公區,已經可以看見大家都是箭在弦上。
Pearl知道現在不是詢問自己的辦公桌在哪的好時機,她默默看著Peridot埋首於電腦前,然後站到一旁,等待。
終於她等到了,Garnet拿著文件夾從私人辦公室出來,而就如同Pearl預料般,從頭到尾Garnet都沒有讓她出席這場會議的打算,因為對方連正眼看她都不肯。
Pearl終於受不了了:「不好意思,Garnet、小姐,我應該……我是說,我認為我有義務參與這場會議,畢竟我是妳的秘書。」她鼓起勇氣,把剛剛等待時反覆演練過的臺詞說出。
Garnet看了一眼Pearl,低頭拉了拉袖子,露出底下的手錶,瞧了瞧後兀自開口:「妳才剛來,不需要那麼急。」
Pearl原本還想說些什麼,卻被Garnet硬生生打斷:「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接下來也沒什麼要忙的,不如今天妳就早點下班吧。」接著Garnet便進了會議室,其他人看見她已然就坐,便也紛紛跟著進入。
Peridot進門前斜眼看了Pearl一眼,Amethyst則是給了一個安慰的笑容。
只是Amethyst的好意並沒有讓Pearl感到釋懷。
電梯發出清脆鈴響,錄製語音說著門將關閉。
或許這一切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一個渴望著愛,渴望得太長太久的可憐傢伙,好比飛蛾投火一般,Pearl看著電梯內的鏡子,不禁這麼想著。
不管是Rose,或是Garnet。
一樓到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