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 Long As You Are With Me

好運總是在最意料不到的時候來訪。

前一晚下了點雪,低溫卻不減隔天鬧區人潮。

Pearl實在不太習慣新年時期熙來攘往的街景,也無法習慣空氣中的寒意。

要不是Garnet邀約,否則她沒有在這種時節出門的意願。

兩人的初識可追溯至一年前,當下正準備著期末報告的Pearl在圖書館裡搜索著參考資料,她身長已屬高挑一族,但想取最高處的書籍,還是有點吃力,而那時正是Garnet出手協助的。

兩人因此結下了一面之緣,爾後,兩人便行影不離。

原本這該是樁大不了的事,卻因為Garnet的來頭——叱吒校內各項運動的風雲人物,而在校內引起了不小的騷動,四處都謠傳著兩人在交往的無稽之談。

Pearl一開始被問到這個問題時,總是不知所措,但很快地Pearl便瞭解到只要乾笑著回:「你們想太多了。」,就能暫時打發掉那些人。

有些人不死心,甚至故意當著兩人一起吃飯的時候問,而Garnet總會淡淡地回:「沒有的事。」然後繼續享用她的餐點。

果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吧,Pearl心道,據聞Garnet從未對任何人展開過追求,雖然傳出不少次曖昧之情,卻始終維持單身,也因此許多人都說她是無性浪漫者,沒法愛上任何人。

Pearl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論點相當具有說服力,畢竟這一年來,兩人近乎每天見面,卻從未聽Garnet在這方面提過隻字片語,而Pearl亦從未見過Garnet參加過任何以交往為前提的聯誼或派對。

可是,如果只是Garnet還沒遇到她的真命,她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假設Garnet真的遇到了她的天命,不曉得對方會是怎樣個怎麼樣的人。

應該會是個沉靜的人吧,Pearl腦裡浮出各種想像,Garnet此人話不多,肯定不愛吵雜,也因此Pearl常常告誡自己,別動不動開口突顯自己的聒噪,要惹人厭的。

還有應該也要是個熱愛運動的人,至少可以和Garnet暢談運動方面的資訊,不似她,每次都不曉得該和Garnet聊什麼,常常弄得場面很僵。

想到這,Pearl暗叫不好,她完全不曉得Garnet為何要邀約她來商圈,也完全沒先演練這一路上兩人或許能夠談論的話題。

Pearl這下慌了,果然還是該婉拒的,但不幸的是離會面時間只剩下十分鐘,想臨時取消也顯得為時以晚,算了,反正死馬當活馬醫,硬著頭皮也要撐個一陣。

冷風若有似無地的吹著,使得Pearl不斷以口呵氣暖手,她倚在地鐵站旁,看著出口來來往往的人群,期待著Garnet能早個一秒出現。

「嘿。」背上冷不防一個拍擊,害Pearl呀地一聲跳了起來。

轉過頭去的Pearl見到穿著皮革夾克的高大身影,不禁鬆了口氣:「……Garnet!我還以為我們約地鐵站是因為妳計畫搭地鐵過來。」

「不,只是認為這裡目標比較明顯。」Garnet拉了拉領子,用最少的字彙解釋著。

「妳說得有道理,但妳從背後拍我真的害我嚇到了,我還以為妳是另一個想搭訕的人。」Pearl拉了拉自己的衣服,眼角偷偷看向地鐵站的玻璃帷幕,想從微弱的倒影確定自己看上去不會很邋遢。

「另一個?……妳不會又提早了兩個小時來會面處等了吧。」Garnet說,語氣帶著一點苛責,更多的是無奈。

「呃,我確實是提早到了,但這次只有一個小時,我保證。」Pearl極力想把話題含混過去,卻只害得Garnet眉頭更加深鎖。

唉,我怎麼又搞砸了,Pearl看到那皺起的眉,忍不住抿起嘴,她知道Garnet只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但讓Garnet擔心,她自己心底滋味也不好受。

「沒怪妳的意思。」Pearl在Garnet的手自然而然地撫上自己臉頰的瞬間縮了一下,她瞇起眼,觀察著Garnet的表情。

「今天約妳出來是希望讓妳感受一下快樂的氣氛的。」Garnet微笑了笑,Pearl點了點頭,也擠出一個笑容。

接著一如既往,Garnet雙手插入外套口袋,而Pearl亦自然而然地勾住Garnet手臂。

體溫高的Garnet向來不介意成為Pearl的大型暖暖包,兩人就這樣逛了許多地方,而在一條巷口看到長串人龍。

兩人走近一看,原來是旅行社正在舉行摸彩活動,首獎是國外旅遊方案,二獎三獎也有溫泉和滑雪等豪華行程,參加資格限定兩人一組,吸引了大量想試手氣的群眾,其中不乏情侶、夫妻檔。

Pearl原欲掉頭離開,不料Garnet卻說:「試試無妨。」Pearl編不出拒絕的理由,也就隨著她開始排隊。

原本以為會耗掉大量時間,所幸隊伍消化迅速,不到一小時便輪到兩人了。

「妳負責抽吧。」Garnet說,Pearl點了點頭,伸手按下輪盤的啟動鈕。

光點順時針移動著,由快漸慢,落在僅三處的紅格上。

「恭喜這對情侶,獲得了雙人三天兩夜的溫泉旅行!」摸彩箱的主持人搖著鈴鐺,高聲向後頭排隊摸彩的民眾宣佈開出大獎的朗報。

Pearl搖著手,企圖解釋:「等等,不……我們並不是那樣的關係……」

「不是嗎?因為我看妳一直勾著她的手……?」主持人說著,眼神不自主地瞄向兩人緊密接觸處。

「呃……!」Pearl被這麼一說,尷尬地趕緊鬆開了手。

後頭的群眾是有增無減,因此主持人也不打算爭論下去,笑盈盈地對兩人說:「不管是不是情侶,請到裡頭領取兌換券吧。」

兩人來到一旁,Pearl只覺得頭皮發麻,她沒有預見到自己竟會抽中。

她躊躕著,到底該不該去領取,而領了的話又該怎麼處理這些兌換券才好,她望了望Garnet,而對方卻是毫無疑慮般,逕自領著她進去。

只見一位女士拿出了一些文件要Pearl填寫,她慶幸自己還有腦子去確認這是否為新型的詐騙,但看來這間旅行社真的是不計成本地行銷。

她終究是簽了名,也拿到了兌換券,但她光思考究竟該和誰去,讓出又該讓給誰,就使她一陣頭暈。

Garnet趕忙扶住她,問:「妳沒事吧?」

而Pearl只是搖了搖頭,說:「我、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兌換券。」

而令人震驚的是,Garnet沒有片刻猶豫地答:「我們一起去。」

所以現在她正在房裏打理著要帶的物品,她一邊將折好的衣物放進行李箱中,一邊盤算著明天該怎麼面對Garnet。

她試著揣測Garnet的思考邏輯,可是她終究不是Garnet,想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莫非這是個惡作劇嗎?Pearl知道Garnet有著頑皮的一面,可是此般的惡作劇太沒道理,透過這個惡作劇能獲得什麼?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

這個問題讓Pearl一個晚上都沒睡好,她看著鏡中睡眼惺忪的自己,忍不住嘆了口氣,拿起飾底乳和粉撲,給自己上些妝,使氣色不至於慘淡。

她來到巴士站,清晨搭車的人不是那麼多,因此她很輕易地找到了個顯眼的位置暫作歇息。

她望了一眼站內的電子鐘,這次她一樣早到了一個小時,於是她取出打發時間用的書,翻開,卻發現自己一個字都讀不下去,整個腦內都在圍繞著Garnet的事情打轉。

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Garnet都很完美,她很高、很壯,膚色黝黑得透亮,給人健康的印象,出色的外貌更讓她走到哪都是眾人的目光焦點;個性上看似冷漠,事實上是個很體貼的人,作為朋友夠義氣,要是作為情人,那肯定也是萬千柔情,也難怪情書她是從沒間斷地在收。

而這樣的人,居然和自己是朋友,Pearl不是妄自菲薄,只是兩人不論個性還是嗜好都是南轅北轍,沒有圖書館那次機緣,要打上照面簡直比登天還難。

三十分鐘後Garnet終於出現在巴士站門口,Pearl訝異於對方行李之輕便,僅僅一只平常裝球衣的側背包,戴著那頂有著星型圖樣的鴨舌帽,一派輕鬆地向自己走來。

Pearl原以為Garnet會說些什麼幽默的話,像是:「我合理懷疑妳所在的時區早了我一小時。」,不過她並沒有說話。

相對地,她默默坐到Pearl旁邊,放下包包,過了一會才吐出一句:「妳今天很可愛。」

這句話出乎Pearl預料太多,她狐疑地望了望Garnet,欲知對方說此句話的意圖,可惜在那副墨鏡下,讀不出太多的情緒。

大腦還沒告訴她該怎麼回應才恰當,身子倒自然而然地發燙起來,Pearl頓感呼吸不順,但還是勉力回了句:「謝謝。」

而彷彿算準了時間般,在Pearl來得及進一步思考前,她們的班車來了。

兩人的座位相鄰,Garnet的靠窗,所以她先入座,但不知怎地,她入座時竟撞到了頭,發出響亮一聲。

「Garnet……!小心點,好嗎?」見Garnet表情有些扭曲,便知道這下撞的真不小力,Pearl著急地揉起對方傷處。

「沒事,妳先坐吧。」Garnet抓住Pearl的手腕,示意要Pearl停下,但沒料到這一抓,反讓Pearl失了平衡,整個跌進她懷裡。

Pearl在那個瞬間,只覺眼前一道黑,四周的聲音急速放大,前座乘客的交談聲,甚至駕駛和車掌在確認乘客名單的覆誦都清晰不已。

還有,那震耳欲聾的鼓動,Pearl清楚聽見了,來自Garnet胸膛,彷彿要撞破肋骨般,劇烈的心跳。

此當下時間像是暫時停止流逝,Pearl驚恐之餘反射性地手一撐一推,便脫離Garnet的胸膛,懦懦地道聲:「抱、抱歉。」

Garnet沒應聲,手肘放在把手上,撐著臉,眼神看向窗外。

車子轟然發動,Pearl看著Garnet的側臉,想找些話題,但她只覺得自己說什麼都不對勁。

不如說這一切都不對勁,Pearl無聲地嚥下口唾液,她憶起上車前Garnet說她可愛的事,這絕對不是第一次,但為什麼這次,唯有這次,Pearl無法將這句話當作一句平常不過的讚美。

Pearl注意到自己手心正在沁汗,試著冷靜下來地深呼吸。

無語的兩人,車子行進時的振動,加上昨夜沒睡好,而剛剛又過度沈浸於自己思緒之中,種種因子的結合下,終究還是讓精神緊繃的Pearl起了濃濃睏意。

也罷,何不睡一下,Pearl暗忖,省得在那胡思亂想,壞了出遊興致,於是她降下椅背,企圖找個能夠入眠的姿勢,但她很少搭車出遠門,現下怎麼坐都覺得不舒適。

調整了幾下子,Garnet回過頭來,輕聲問:「不好睡?」

見Pearl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Garnet便一把手伸過,將對方的頭枕上自己的肩。

Pearl起初有些抗拒,可是不得不承認,倚著Garnet的肩確實比單單躺在椅背上舒服很多,倦意源源湧上,她不再想掙扎,迷迷糊糊地閉上眼。

「這樣。」Garnet說著,手掌覆上Pearl的眼。

Pearl恍惚之間,只能意識到Garnet的厚掌掩去光線,眼前的昏暗,以及對方肩頭韻律的起伏,促使她呼吸漸緩。

直到目的地Pearl才被喚醒,她仰頭,見光照和煦,前些日子的寒冷簡直像是不曾存在過,日頭早已通過過至高點,但還不到飯店入住的時間,於是Garnet提議先去用餐,雖然長途搭車讓Pearl沒有胃口,但她也沒有回絕。

在這不上不下的時間點,沒有太多選擇,僅能到速食店裡草率解決一下,Garnet自己也不打算吃太多,便提議點個套餐兩人分著吃。

Pearl端著加點的沙拉,慢慢地嚼著,見Garnet默默吞下沒什麼蔬菜的漢堡,便順手叉了幾葉青翠餵給她。

一份薯條兩人分著吃,一杯飲料輪流喝,雖然平常也會這麼作,但到了異地,做什麼事都別有新感受。

Pearl把最後一顆番茄叉起,準備餵給Garnet,突然像是意識到什麼般地皺起眉。

等等,似乎哪裡不對,Pearl思索著,然後看著Garnet把叉子上的番茄吃掉。

「噢……!」終於意識到哪裡不對勁的Pearl忍不住叫出聲來。

不對,這樣不對,普通朋友之間會這麼做嗎?焦慮產生的熱度襲上耳根,Pearl暗罵自己怎麼沒想過這些問題,然後她也意識到自己發出的驚呼引起Garnet的注意,對方抬起眉,正疑惑地望著她。

而Pearl也發現Garnet看上去根本沒去在意過這些問題,這使她更篤信對方是無性浪漫者,不管是什麼樣的情境都不會使她聯想到戀愛方面的事。

「沒什麼,我只是想到我好像忘了帶牙刷。」但,Pearl不一樣,她此刻除了編些無關緊要的藉口,更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

回飯店的路上,她忍不住在心裡埋怨起Garnet,也責備自己的傻,人家都說要避嫌避嫌的,怎麼自己就少了這層意識,看來圍繞Garnet身上的傳聞並非只是空穴來風,也莫怪乎自己會被捲入這些謠言中。

她故作冷靜地隨著指示來到旅館安排的房間,一路上緊咬著唇,而Garnet默默地拉著Pearl的行李箱,跟在疾步的她身後。

房間到了,正如櫃檯服務人員所介紹,那是一間附設著私人露天溫泉的和式套房,前面起居室和臥室有著拉門作隔。

這時Pearl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她趁著Garnet在安置行李,自己幾個踉蹌走到了臥室。

果然,只有一套雙人被褥。

怎麼辦,她該直接叫服務員來換成兩套單人被單嗎?這會不會讓Garnet起疑?Pearl慌亂得無法好好思考。

說不定Garnet原先沒這層意思,但此般折騰下來,肯定也會發現自己對她有著顧慮,弄不好,壞了行程不談,往後連朋友也別想當了。

Pearl不希望這樣。

「景色真好。」不知何時進來的Garnet自身後讚道,Pearl這才注意到遠處可見連綿的灰黑山峰,接續著一片曠野,不是如詩畫般柔美的景色,卻仍是平日難得見的壯絕風光。

「現在,妳想去散步一下嗎?」Garnet問。

Pearl眨了眨眼,Garnet接著說:「我注意到館旁有條步道,但剛剛妳急著想進房,就沒跟妳說。」

看見Garnet無邪的笑容,Pearl這才發現自己太過專注在自己子虛烏有的念頭裡,反忘了這趟旅行最真正的目的。

於是Pearl點了點頭,Garnet便牽著她,兩人並肩緩緩走著,來到木頭鋪成的步道上,腳步聲變化作樂章。

她們一邊閒話家常,一邊欣賞著沿途館方栽植的花草,越至傍晚,風漸起,使得Pearl打了個哆嗦,見狀的Garnet立刻脫下夾克給Pearl披上。

想來奇也怪哉,沒意識到的時候,對方做什麼都稀鬆平常,但一將焦點放上,做什麼都讓人懷疑對方對自己有意思。

Pearl謝過,臉頰不受控地升溫,她心想,可惜,一個如此溫柔的人,要是Garnet真能喜歡上誰,那人肯定是幸福的。

兩人在中途停下,欣賞日的餘光緩緩沈入山後,隨夜照燈盞盞亮起,最終步道領著她們回到了旅館,此時天色已完全暗下,這一圈竟也耗去了她們近三個小時。

「我想我準備好享用晚餐了。」Pearl笑道,一趟路下來,使她豁然,頓覺身心都舒坦了。

與其在意兩人在別人眼中是什麼關係,不如把精力放在彼此身上,Pearl告訴自己,如果Garnet不覺反感,又為何她要莫名地不安。

這裡的餐廳是自助式的,兩人夾完了菜,陸續回到座位,Pearl邊吃,邊盯著Garnet進食。

「怎麼了?」Garnet忍不住問,她實在不習慣吃飯時被這麼盯著。

Pearl震了一下,回句:「沒事」,因為她總不能坦言自己其實是盯著Garnet的嘴脣看。

Garnet挑起一邊眉毛,嚥下了嘴裏的肉醬丸子,不自在地拿起飲料杯喝了一口。

而不喝還好,一喝,Pearl便注意到Garnet的下巴上沾了些肉醬。

Pearl自然而然伸手拿了餐巾去擦拭,但餐巾碰到Garnet的瞬間,她可以感知到對方的下顎肌肉僵硬而內縮,而臉上神情更閃過一絲異樣。

「抱歉……妳不喜歡這樣嗎?」Pearl問,她一時忘了自己恣意的舉動恐怕會使對方不悅,任何人被當作孩童看待的話肯定都會不開心的。

Garnet又喝了口飲料,過了幾秒才答:「不,只是有點嚇到。」

飽餐之後,兩人回到房裡,Garnet隨手開了電視,盤腿而坐,而Pearl走到一旁打開行李箱,拿出等等要用的換洗衣物。

「Garnet,妳要不要先去盥洗呢?我怕我會耗上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妳可以……Garnet?」Pearl呼喚,沒有得到回應,她轉過身,才發現Garnet已經沈浸在黑白文藝電影之中。

嗯,好吧,看來電影結束之前Garnet是不會理會她的,Pearl這便抱著衣物,打開通往露天浴池的門。

門連接著幾個石階,石階盡頭有幾道ㄇ型拱柱,上頭攀滿了粉色薔薇。

Pearl緩緩步下階梯,瞧見拱柱下的溫泉池,對面還有座小小的木屋。

不得不說還挺有情調的,她心想,然後視線落到旁邊的木屋,門上頭掛有一塊板子,寫著一些浸泡溫泉的守則,其中之一便是必須先清潔身體後才能進入浴池,另外,浸泡時,不能穿著任何衣物,包括浴巾。

Pearl認真地讀完指示後才推門入內,原來木屋裡有著簡單的盥洗設備和置放衣服的地方,於是她褪下衣物,將身上洗淨後,來到了池旁。

夜晚空氣稍寒,但水溫很舒適,Pearl讓身子緩緩浸入,享受著夜色,四周綠意蘊藏著不絕蟲鳴,她便跟著節奏哼起歌。

哼著哼著,Pearl只覺心中更是舒暢,慶幸自己沒有拒絕與Garnet一同來旅遊,不對,應該是慶幸自己好運抽到這次行程,或許應該慶幸當初有答應Garnet出來逛街的邀約?

她倚著池邊,突然覺得遇見Garnet是她生命中少數的美好,一切彷彿都因為她而變得不一樣,她不再是一個人吃午餐,下課後不再直奔圖書館,她的Ipod裡也多了很多以前不會去買來聽的饒舌樂。

甚至,她的腦中不再只有那些歷史事件跟科學論證,Garnet早已在她腦海裡占據了不可抹滅的一角。

想想真是不可思議,Pearl呼出長長一口氣,不曉得Garnet是否也曾這樣覺得。

她也想問Garnet,這樣真的好嗎?不跟其他人到處玩樂,而是跟無趣的她瞎混,但她問不出口,怎麼可能問得出口,那樣不就是在說自己其實……她將身子浸得更深,閉起眼,不再去想。

但後頭突如其然的水聲嚇得她幾乎要跳出池面。

「……Garnet!我說過多少次,別老是一聲不吭地……」Pearl扭過頭去,看見Garnet。

糟,Pearl唰地將頭轉回,她忘了這裡是裸湯,兩人身上沒有半點遮蔽。

「妳洗太久,我電影都看完半小時了。」Garnet一邊說,一邊走入池內,語氣平靜,絲毫不覺這個理由有不合理之處。

「呃……已經過了這麼久嗎?好吧,那我想我就先出去了。」Pearl說著,以胸口下全在池內的低姿勢,慢慢移動向池邊階梯,但Garnet卻拉過Pearl的肩,說:「再陪我泡一下吧。」

Pearl還來不及拒絕,Garnet已將身子貼近,低聲問:「還是妳真的想起來了?」

因為沐浴而取下了墨鏡的Garnet,一對杏眼再無遮擋物,直直瞅著Pearl不放。

那蠱惑人心的眼神教Pearl遲遲無法別過視線,頓時之間只覺口乾舌躁,一個不字竟說不出口。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一會,最後,Garnet才收回放在Pearl肩上的手,退了開,嘆道:「有件事情我必須告訴妳。」

Pearl見Garnet態度別於以往,已覺情況不妙,接著Garnet悠悠道出:「我喜歡妳。」

什麼?Pearl以為自己聽錯了,不是說Garnet是無性浪漫者……不是說她不會對任何人產生情愫嗎?

「咦?我、我……」Garnet的話讓Pearl一張嘴合不起來,話也說不完整。

「妳如果拒絕,我也能理解。」Garnet別過頭,聲音聽起來有些寂寞。

「……不、不,我只是以為妳、妳是無性浪漫者,難道不是嗎?」Pearl握緊了水下的拳,終於將藏於心底的疑問說出。

「什麼?」這次輪到Garnet瞠目結舌。

「就是,完全不會對任何人產生戀愛情感?」Pearl耐心地解釋,卻換來Garnet幾聲竊笑。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妳怎麼會這麼想?」Garnet很快地笑完,把話題帶了回來。

「應該說有什麼不讓我這樣覺得吧?妳幾乎沒談過妳的戀愛對象,而且妳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我們之間的一些行為是普通朋友不會做的。」Pearl控制著自己的聲調,不希望自己聽起來像是要起爭執:「甚至妳也否認了我們在交往啊。」

Garnet搔了搔脖子,一臉無辜,嘴巴欲言又止地開闔著,卻沒有半點聲音。

「到底是怎麼樣?為何不說話。」此時Pearl再也忍不住,高聲詢問。

在Pearl追問下,Garnet才終於吞吞吐吐的說出:

「因為那時我們確實還沒開始交往,而且,我……」

「我以為妳不喜歡被這樣說,就像上次逛街的時候,妳也……」Garnet眼神四處飄移,平常那游刃有餘的態度早已蕩然無存。

Garnet的這番話讓Pearl全然傻了,忽然之間她無法控制自己的軀體,無法說話,連眨眼也辦不到。

「還有,這一年來我不斷向妳示好。」Garnet邊說,邊撈起泉水抹了抹臉,Pearl這才注意到對方的雙頰比平常暗沉了些。

「但妳沒有絲毫反應,我都懷疑是我表示得不夠明顯……」Garnet用著自嘲般的語氣,而愈到句子尾端,聲音愈小。

所以,Garnet並不是在開玩笑,所以,那些令人心跳加速的互動,並非自己會錯意,Pearl喃喃自語般地說道:「……也就是說,妳一直都在追我?」,表情顯得不太敢置信。

Garnet再度移開視線,向著虛空點了點頭。

但是,Garnet,大可以選擇其他人,Pearl腦中混亂,她不明白為何Garnet在有這麼多選擇的情況下,偏偏選了她。

Pearl怔征著看向對方,月光下,就算池面聚集一層半透明的薄霧,她仍可以清楚看見有些水珠正順著Garnet的身體線條,自鎖骨,沿著胸型滑落。

只見Pearl癡癡地望著自己,卻不作任何回應,Garnet心下也緊張起來,忍不住又脫口說出:「原本我也想過,只作普通朋友就好,可是妳又常常做出一些讓我以為妳也對我有意思的舉止……」

這些話使Pearl臉上出現了不解的神色,Garnet只好再補上一句:「妳知道的,摟手臂、餵食,還有,幫我擦嘴……?」

Pearl依循著Garnet的提示回想,那些過去自己以為對方不甚在意的小事,卻樣樣都被記了下來,這突然讓她覺得難堪至極,羞愧得背過身子去。

「但、但那些只是……不,我、我……我只是……噢,老天,我也怎麼說才好。」Pearl雙手捧住兩頰,她不確定究竟是浸泡溫泉太久,還是這些坦白來得過於唐突,她開始產生自己的體溫比水溫高的錯覺。

後方傳來的水聲告訴她Garnet正朝她走來,事實上,她不需水聲,也能意識到對方的氣息正在逼近,但止於幾步之遙。

「我明白的,所以,我們還能是朋友嗎?」Garnet的問句逼得Pearl呼吸再度急促起來,字與字間都足以讓Pearl腦裡轉上千遍,答案明明顯而易見,卻為什麼梗在喉嚨深處。

然而Garnet的手再度搭上肩後的溫度,使Pearl覺得自己像是被磚塊砸中頭般,眼前的景物都模糊了。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兩人的呼吸聲,就在Garnet呼出一道明示放棄的鼻息,準備離開浴池時,Pearl終於開口道:「我、我想我也喜、喜歡妳。」

拋下一切顧慮的Pearl毅然絕然轉過身,抬起頭,讓視線直望入深海般湛藍的瞳,接下去道:「而且,跟妳一樣,我也以為妳、妳對我沒有那個意思,所、所以妳突然跟我、我說……」

Pearl知道自己結巴地很厲害,可是她控制不了,太多的情緒竄上,使得她幾要無法思考,滿腦子只剩下自己真沒用的想法。

不料Garnet卻一把摟住了自己,唇上更掃過一縷羽塵般的輕柔觸感,使得她再也出不了聲。

她看見Garnet的眼睫毛上頭沾了細小露珠,她能嗅到Garnet身上沐浴露的香氣。

她還聽見那磁性的嗓音對著她柔聲道:「這樣就夠了。」

聽見這句話,Pearl忍了許久的情緒終於在此刻潰堤,此刻她只想伸手回擁,眼淚無聲地落下,她顧不得太多,索性讓淚沾附在Garnet頸肩的弧度上,而對方只是笑了笑,撫著她的背,動作至微,像是在對待一件易碎的珍品般。

長長的擁抱後,Pearl稍稍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在Garnet耳邊低聲說:「我猜我有點泡太久了。」

Garnet轉了轉眼珠,露出了無奈的笑容,眨眼間便將Pearl自水下橫撈起。

這動作又惹得Pearl驚呼:「Garnet,妳別這樣……!」

「噢,別擔心,妳很輕的。」Garnet安撫道,反吃了一記Pearl的搥。

「妳明知道我不是在說這個!」Pearl低叱,可是一點都不惱怒,相反地,她開始覺得這樣的互動更自然,這種感覺很奇妙,恍如她們本該如此。

兩人穿上了衣物,漫步回房,氣溫驟降,使得Pearl的手不自覺更加扣緊Garnet的。

雙方都覺得周身發暖,而且兩人心底都曉得,這不單是因為溫泉的功效。

Garnet拉開門,讓Pearl先行進房,並趁著Pearl通過她跟前時悄聲問:「所以,我們兩人正在交往嗎?」語氣有著她慣有的淘氣。

這個雙方都聽到厭煩的問題逗得Pearl咯咯地笑不停,最後她兩手環上Garnet的頸,以吻代答。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