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inst Mortality

「……我的天上諸星,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Pearl顫聲道。

她和Garnet並肩站在一起,在眼前的是完全陌生的景色。

而不知怎地,Pearl感覺此處瀰漫著一股熟悉的氛圍,明明這裡並非地球,甚至也不是銀行系裡存在的一個地域。

強忍住想要尖叫的衝動,Pearl回頭望了望那扇憑空出現在這片綠野上的拱門,門的頂端鑲著一顆咕嚕轉動的大眼,此時像是感應到她的視線,也回望著她。

她完全不曉得那眼睛的用途,只覺得冷汗從她額頭滑至鼻尖,並因為重力而落至地面。

汗水滑離瞬間的感觸促使她低過頭,接著她便發現眼前所及事物都給人一種灰濛的印象,如果這不是因為空氣之中存有擾亂光線前進的粒子在,那麼另一種可能性則是這裡物體的光反射率和地球上不一樣。

而更添詭譎的是:這裡仍有著生命,而且是相似於地球的生命,在她腳邊的樹枝看起來是淺褐色的,稍遠處有一株隨風搖曳的稻草以及長著猩紅漿果的樹叢,而放眼望去蓊鬱的平原上花朵爭相綻放,花朵上還有飛舞的蝴蝶。

這種相似得過於不自然的情景,讓Pearl感覺到毛骨悚然。

簡直就像是食蟲植物為了吸引昆蟲而散發出誘人的香氣一般,太過靠近,就要喪失性命。

「我想我們迷路了。」Garnet用著一如往常沉穩的聲音說著,但此刻聽上去,也隱約透露出她的慌張。

Pearl的手早已習慣性地抓上了Garnet結實的手臂,對著這片無人荒地喃喃著:「我們必須找到回去的方法。」

Garnet沒有回應,只是推了推自己臉上的遮光鏡,然後看向自己的雙掌。

「但我們必須先撐到那時候。」Garnet沉聲說著,已然步向最近的稻草,徒手扯了一把下來,同時撿起地上的樹枝。

Pearl知道Garnet不會做些毫無意義的事情,至少,不是這種緊急時刻的時候做,於是她也邁開腿,兩人一起收集物資。

「這樣應該夠了。」現在她們身上都有些許樹枝和稻草,以及為數不多的漿果。

「我們會需要石頭,和砥石。」Garnet一邊說著,同時利用草堆和樹枝,製作出了兩根火把,並將一根遞給了Pearl。

接過火把的Pearl,不明白其中的用意,只是睜著圓圓的眼看著對方。

「我們暫時要分頭行動,探索周遭,而等入夜,你會需要照明。」Garnet說完的當下,她已將兩人收集來的漿果平分成兩堆。

Pearl正想詢問照明的用意,但Garnet很快地回覆了她:「黑暗是危險的代名詞,還有這個,妳也拿著。」

「漿果?但、妳曉得我們不用進食。」Pearl看著那些漿果,雖然外型是食物,但她能隱約感覺到內部有種未知的能量,只屬於這個世界的能量。

Garnet對Pearl搖了搖頭:「這裡已經不是我們所熟知的世界了,先前和妳對話的時候,我便注意到我無法自行生產能量。」

「所以……」Garnet的一番話,使Pearl抬眼,她額上的寶石確實不再自行製造並供給能量。

「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死』。」Garnet說。

一切都發生得毫無徵兆。

這不過就是個平凡的追擊任務,那時寶衛隊的眾人正聚焦於追尋著墮化寶石怪的蹤跡,來到一處充滿迷霧的山腳。

她們唯一所做的錯事,便是在搜索的途中,忽視了無字的告示牌。

很快地她們找到了隱身在霧裡的寶石怪,或許是想做最後一次的困獸之鬥,寶石怪開始積極進攻。

眾人召喚出自己的武器,身為隊長的Garnet喊道:「小心,這傢伙,我察覺到牠身邊有著不尋常的能量流動。」

於是所有人絲毫不敢大意,採取緊密包圍的戰術,Amethyst利用長鞭,負責牽引怪物的注意力,Steven在稍遠處待命,只要任何苗頭不對,他就能立刻丟出盾牌,掩護Amethyst。

Pearl則是抓準時機繞至敵方背後,而Garnet也已準備好她的全力一擊。

碰的一聲,受到Pearl和Garnet合擊之下的寶石怪還原成寶石的狀態,並捲起滿天塵土,Steven樂得歡呼,並搶著要將墮化的寶石包覆進泡泡,Amethyst亦是高呼著勝利的口號。

而這便是Garnet與Pearl兩人最後一次看見Steven和Amethyst。

說時遲那時快,結束了攻擊的她們落在了一片野草雜生的土地上,正要與其他成員聚首的同時,無數帶有漆黑利爪的手,硬生生地從泥裡竄出,並分別緊扣住Pearl與Garnet兩人的四肢。

她們可以明顯感受到自己正在下沉,一直下沉,直到泥土蓋過了她們頭頂。

在來得及呼救之前。

此刻的Pearl正在全力收集石頭和砥石,一開始只是在地上尋找,後來她發現了一片礦原,知道機不可失的她以接近反射的速度,造出了簡便的十字鎬。

太陽已經失去原本的亮度,只有些許暗黃光線仍存在地表之上。

早已數不清用壞的是第幾把十字鎬,砥石、卵石、金礦、硝石……,各種礦物正隨著Pearl每一下的砸擊而落到地面。

終於,在黑暗正式降臨之前,她慌忙撿起最後一批物資,拔腿奔向與Garnet約定好的地點碰頭。

此處的黑暗來得讓人措手不及,一邊保護著物資,Pearl手忙腳亂地點起了火把。

這個世界的光學原理確實和地球上的不同,Pearl注意到手中火把所及範圍只侷限在周遭不過一米處,超出界線的光線,就像被截斷了一樣。

而穿梭在黑暗中的她終於明白了Garnet要求她務必點起火把的理由,因為她可以清楚聽見黑暗之中傳來不知名生物的細語聲,雖然,她並不能確定那是否該被稱做「生物」。

Pearl偵測不到體溫,更不用說像是心跳或呼吸這類的生命表徵,但她能辨別出一種純粹的能量,如此推斷下來那些「東西」應該是能量的聚集,沒有可見的形體。

如果說只是這樣,那也不足畏懼,但同是藉由能量存活的物種,Pearl可以察覺到那些「東西」的敵意,想吞噬自己的敵意。

不過最讓人恐慌的,還是因為僅有這樣的光源,實在無法辨識眼前道路通往何處,也完全無法預測前方會有什麼危險在等待。

而火把燃燒的速度更是快得異常,才到半路,她就覺得已經要熄滅了。

不要緊的,就算火把沒了,再做就好,想必那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Garnet也很輕鬆地造了出來,不是嗎?Pearl這樣告訴自己,然後抓出了一把稻草,她知道只要再拿出樹枝,就能夠造出火把。

但是沒有。

這是一種玩笑嗎?然而在這種情境下,這樣的玩笑她可真是笑不出來了。

冷靜早已蕩然無存,內心焦慮如焚的她,彷彿熱鍋上的螞蟻,但她沒有仍停下腳步,持續地奔跑,奔跑的過程中,也來回檢查著身上的物品。

她看著成堆的礦物,和剛剛Garnet轉交給她的稻草與漿果,但就是沒有樹枝,會是她遺落在某處了嗎?不,她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的。

……是剛剛採礦的時候用掉的,就在經過沿途都是小池塘的鵝卵石道路的時候,她猛然回憶起這件事情。

為了造十字鎬,她把身上所有的樹枝用完了。

這種錯誤,她也不該犯的,火把眼看就要燒盡,此時再找路邊樹枝,似乎也已經為時已晚。

就在她猶豫的剎那間,火把終於吐出最後一縷氣息,黑暗急速地攀爬上她的全身。

而且那真的不是普通的黑暗,而是伸手不見五指,彷彿所有光線都被吞噬了一般的黑暗。

不出幾個眨眼,她的背上便傳來一陣劇痛。

是「他們」,正在啃噬著她。

她想逃跑,可是沒有用,那些東西不知道是從哪裡來,而沒有形體的同時也就意味著無法驅散他們。

再一次的劇痛。

自從大戰結束之後,Pearl已經很久沒有受過如此高疼痛等級的傷害,而這樣的疼痛最容易讓人失去理智。

她似乎看見一種像是貘的黑色半透明形體,正用它隱約透出紅光的雙眼看著自己。

而它不自然抽動的身軀,看上去就像在竊笑,發出的能量震波頻率隱約透露出一則訊息:「別怕,別怕,閉上眼,這些苦痛很快就會結束。」

老天,她真的會「死」嗎?她實在很難相信這個疑問也有佔據她思緒的這一天。

寶石人存在的那天開始,就沒有恐懼過死亡,因為「死亡」的概念,是不存在寶石人的物種之中的。

但是此刻,她卻害怕了起來,是這個世界的運作模式的關係嗎?

而每遭一次攻擊,Pearl便能意識到自己寶石之中的能量也會消失一部份。

已經是極限了,此刻能量所剩無幾,她明白自己不能再承受一次這樣的攻擊。

她就要「死」了。

在這片如同黑洞一般深沉的黑暗之中。

一個人。

Pearl腿下一軟,傾倒在地,卵石道路此刻冰涼異常,能量見底的她連掙扎的本能也已徹底喪失。

就算此刻有人告訴她,她已經抵達死後的世界,她也不會感到意外。

——然後就像奇蹟一般,一道光線從遠方射入,黑暗盡除。

「……Garnet?」還處在先前的恐懼及慌亂之中,Pearl過了很久,才有辦法反應過來,但她無力抬頭,只能透過眼角辨別出自己正在Garnet的懷中。

「忍耐一下,這感覺可能不是很好。」Garnet說著,然後掏出了幾個小缽,火光之中,缽內的膏狀物呈現黯淡的肝紅色。

Pearl只覺得背上被一種冰涼而且黏糊的感觸給占領,起先只覺得噁心,但她發現體內的能量正在重新聚集,使她有能力繼續維持現在的投影型態。

「Gar、net,抱歉……」Pearl此時虛弱地說不上話,但還是咬著牙表達了自己的歉意。

Garnet搖了搖頭,並以食指輕點了Pearl的嘴唇,示意她莫再多言。

接著Garnet稍微調整了姿勢,讓Pearl可以靠著她休息的同時,騰出了雙手並快速地生了一堆簡易營火。

營火的光與熱使人安心,但Pearl也明白,真正使她安心下來的理由是因為Garnet在這。

正在重新培養體力的Pearl正靜靜地觀察著Garnet的一舉一動,她注意到可靠的隊長正將漿果拿到火堆上烘烤,接著便張口吃下。

向來討厭進食行為的Pearl反射性地縮起肩膀,皺起眉,而Garnet注意到她的表情,只是淡淡地說了一句:「我不勉強妳,但妳明白我們沒有太多選擇。」

或許是出於不滿,Pearl默默地調整了姿勢,整個人幾乎瑟縮進Garnet身體所能提供的庇護中。

過了一會,纖瘦的寶石人才又開了口:「妳是怎麼找到我的……我是說,明明我沒有到會面點跟妳碰頭?而妳卻在這裡……」語氣之中暗藏了沒有幫上忙,還給人添麻煩的羞赧感。

「我知道妳需要我。」Garnet的答案永遠都是這麼出人意料,但細想起來,卻也再正確不過。

這裡的夜晚騷動不堪,火堆燃燒的嗶啵聲,那些潛藏於黑暗的未知物更是如蛇般嘶嘶不歇,樹林被風吹得娑瑟。

等到Pearl終於有力氣抬頭望向Garnet時,對方正看著遠方,低語了一句:「天就快要亮了。」

第一天。

這是她們在這個陌生的世界存活下來的第一天。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