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Of A Kind

「下一位女士請往前,謝謝。」玻璃帷幕的大廈門口前正人龍羅列,隊伍中盡是穿著華美的人士。

「嗨,很榮幸您能出席這場晚宴,方便讓我看一下邀請帖嗎?」門口一位金色短髮、穿著淡藍罩衫的女接待禮貌地向一位穿著無袖湖水綠禮服的女士詢問。
女士遞出一張小卡,「好的,我看看,Alva Snow女士……Alva Snow……」接待伸手接過,喃喃自語地對照起筆記型電腦螢幕上的宴客清單。
可是沒有這個名字。

「抱歉,Snow女士,您的名字不在這份清單上。」接待的臉上出現了為難的笑容,手已經在桌面底下呼叫警衛的按鈕上就位。

畢竟這是全城富豪之一的Marcia Heywood舉辦的慈善晚會,一些想湊熱鬧的、心懷不軌的人都會聚集到這裡。

前者的話自然是相當好打發,但如果是後者,那可就難纏了,也無怪乎接待會如此戒備。
「噢,我想應該是不小心漏掉了,畢竟我是昨天才從Heywood女士那裏拿到的邀請帖,沒有出現在清單上算是在可以預料的範圍內。」被稱作Snow的女士柔聲回應,語氣之中充滿諒解,但卻保留一點點的威壓:「介意我現在直接撥電話給她嗎?」接著她秀出了手機螢幕上的撥號畫面,藍底白字清清楚楚地寫著Marcia Heywood的姓名與手機號碼,「當然,如果你們需要再確認,我也能夠等候。」
招待臉色更顯難看,轉過頭前悄悄再瞥了一眼Alva,接著便低聲對著領口內的對講機說了無法辨識的幾句話。
最後她換上一個全新的笑容:「您可以進去了,請好好享受這場晚宴。」
這種前恭後倨再恭的場面Alva已經體驗太多次了,因此她只是微微頷首,便邁開雙腿,通過檢測危險物的閘門進入會場。
會場內亦是她司空見慣了的情景,數位侍者正來回穿梭遞送飲料和小點,她隨手拿了一杯香檳,又取了一份插著紅芯橄欖的起司盤,左顧右盼,像是在期待誰出現一般。

她不急不徐地在會場內來回漫步,看來並無打算加入任何團體的談天,只以一種饒富趣味的眼神看著眾人。

不愧是Marcia Heywood的慈善晚宴,她眼一瞥,便看見數個名單上的人物,搞貪汙的、炒房地產的、私下進行不法交易的……,良好的形象底下暗藏多少的齷齪勾當,總有一天她會把這些人的真面目揭露,這是無庸置疑的,只不過不是今天。

很快地時間來到了七點整,「目標出現」,她對著無人的地方說著,並跟著所有來賓一起聚集向演說臺。
「各位來賓晚上好,謝謝今晚各位撥空前來。」台上一名高大的女性正對著麥克風致詞,酒紅的禮服剪裁大膽,在現場黃澄的燈光下,她深色的肌膚顯得更為黝亮。
Marcia Heywood確實如資料上記載的——擁有著蓬鬆小捲的中長髮,一對美麗的寶藍色瞳孔,以及讓人難以抗拒的厚唇。
「正如先前提過的,這個慈善晚會所募集到的款項將會全數捐贈予失親兒童福利基金會。」她的嗓音在音聲擴大系統播送出來後更有一種邪佞的低沉。
微笑不經意地爬上Alva的唇角,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心跳數正逐漸升高。
「那麼我不耽誤各位的時間,請盡情享受今晚。」掌聲響起,接著女性便緩緩步下演說台,腿的線條隱約在裙襬開衩處晃動,Alva挑起眉,玩趣地品味。
可惜難得的雅興被耳機內一陣聒噪的咕噥打壞了:【妳在做什麼,趕快追過去啊!】
「我自己有計畫,我才想問妳為什麼我的名字沒有在名單上?」Alva掏出手機,一手遮住嘴,維持優雅的姿態,雖然符合在公共場合使用手機的禮節,但語氣卻是毫無掩飾的不耐。
【那是個意外,我確實駭進系統了,只是我大概忘了覆蓋資料。】另一頭的陳述聽起來像是無辜的受害者,Alva聽了只是不屑地把手機丟回包內。
那麼,她在哪呢?Alva穿過一面又一面的人牆,終於在接近出口的一處室內造景看見了她。
她似乎正在和她的幾位朋友說話,Alva沒有貿然上前,只是站在遠處眺望。
Alva注意到她的身後站著一名和自己差不多身材的女性,從身上的裝備來看,大概是保鑣,正嚼著口香糖,眼神渙散,看來並不會構成威脅。
Alva也注意到與之對談的人們來來往往,不論性別、輩份,唯一的共同點是他們都相當喜歡這個慈善家的笑話。

而Marcia Heywood本人則是以不卑不亢的姿態掌控著整個對話的進行,大半時間都是靜靜聆聽,時而說個幾句話,引得在場人士大笑出聲。

而Alva不能確定她是否刻意地去注意到這件事情,那就是這人在喝了一口酒之後總會習慣性地舔唇,那動作以對方的身份來說顯得有點不合適,但她卻覺得有些傻趣,對這人更起了些好感。

會場樂團演奏的曲目一首接著一首,終於在演奏到韋瓦地的《冬》時,後頭的保鏢向前在慈善家耳邊說了幾句話,她與其他人的對談才終於有了停頓的空檔。
但看目標開始往門口走去,似乎打算先行離開,於是Alva吸了口氣,匆忙追上前與之攀談。

「請稍等!Heywood女士,我有幾個問題想請教您。」這幾句話確實引起了對方的注意,當然,保鑣也已經上前擋在兩人之間。

「抱歉,Heywood小姐現在不能跟妳說話。」那名保鑣手已經放在腰間的槍套上,Alva臉上表情一瞬間有些錯愕,但卻聽見喝止的命令從後頭傳來:「沒必要這樣。」

「但是Heywood小姐還有事在身。」保鑣這麼說著,眼神仍警戒地在Alva身上掃視。
「沒事的,我可以處理。」只見這名高大的女性用著似笑非笑的語氣說著,從保鑣身後走到了Alva面前。
或許是發覺眼前瘦小的女子表情有些驚慌,慈善家用著安撫般的聲調說道:「我很抱歉,但我想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近距離觀察Marcia Heywood是件危險的事情,因為那對眼睛,那對寶藍色的眼睛就像潛伏深海的獵食者,在凝視的同時,出其不意地將獵物拽入無底的深淵。
Alva過了一會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噢!抱歉,我忘記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Alva Snow。」
「Alva Snow……跟妳很相襯的名字。」Marcia臉上泛出一抹若有似無的笑,伸出了手示好:「另外,叫我Marcia就可以了。」
「謝謝,Marcia,也請稱呼我Alva。」Alva也急忙伸手,回以一個靦腆的笑。
而在兩人手掌交握的瞬間,她感覺到彷彿電流竄過,一種難以言喻的酥麻感從她的尾椎溜過,使她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計畫比想像中還順利些。
「那麼,妳說妳想問些什麼?」經過了比一般握手還長的時間,Marcia終於鬆開了手,語高略微揚起地問。
「噢……我只是想請教您關於您對目前……」Alva邊說,邊慌忙地拿出紙筆,「只能問一個問題。」,Marcia的話就像高強度的鋼絲一般截斷了她的問題。
「妳只能問一個問題,除非這個問題能夠引起我的興趣,我才會考慮回答其他的。」Marcia這麼說著,笑容之中帶著一絲挑釁。
「……噢,那麽就是說……」Alva嚥了口唾液,支吾著說些無關緊要的字彙,然後又像想起什麼般地停頓了一下,才接著說道:「您會如此關注失親兒童的福利議題,是否跟您本身的經歷有關?」
這是個有點大膽的問題,Alva心底明白不過,雖然資料上面寫著Marcia自退休雙親那裡繼承了大筆財富,隨後在引薦之下成為了B.D科技公司的總負責人,但實在很難想像這麼順遂的背景之下,Marcia會去關心失親兒童福利,甚至為這樣的少數族群建立基金會,而且特別籌畫了這樣的募款晚宴。
她隱約瞥見保鏢在後頭眼神變得更具敵意,接著她回過眼,正好看見了Marcia的瞳孔放大又縮小的瞬間,看來這個題目的答案顯而易見,但Marcia會怎麼應對呢?
Alva不敢多想,甚至秉住了呼吸。
「妳有著敏銳的觀察力。」Marcia說著,臉上的笑容透露些許讚賞
「那麼……」Alva想追問,但Marcia已經扭過了頭,準備離去。
她不能否認當下她覺得心臟沉重得像是掉到了胃上,然而Marcia對保鏢的一句話卻使得她喜出望外:「帶她到我的車上,我打完電話就會過去。」
她現在正在Marcia的車旁,就跟Marcia給人的感覺相同,那是輛外型簡約的頂級加長房車,低調之中卻又掩蓋不住富人的張狂。
而等到保鏢一臉凝重地拉開車門後,內部的別有洞天更是讓人瞠目,無法想像該處是在車子內部,澄柔微亮的燈光下是相對而坐的四人座位,每一張都是頂級手藝染製成的皮革,而且不知是否錯覺,不只座椅的皮革,就連頂蓋都時而有著閃爍光彩,她只是剛要踏入那個空間,便已覺得自己是個即將離開宇宙船的星際領航員,準備進到大氣圈外的那片真空一般。
她選擇坐在背對駕駛員的那一側,在坐下前她不得不注意到那一面阻隔前後座的牆上僅留的一扇小門,門的大小只容納得下一對眼睛。
「久等了。」終於Marcia上了車,不曉得為什麼她的表情看起來有些疲憊,並且沒有再對Alva說話,只顧著在自己的菱格紋托特包內翻找些什麼。
保鏢關上了門,在車子開動之前,Alva默默地觀察著Marcia的動作,她聽見物體在包內互相撞擊,鑰匙、感應磁扣、口氣清新劑、睫毛膏……PE塑膠袋,跟物體在罐中被擾動的聲音。
「好吧,我想我真的是把我的藥忘在家了,抱歉必須讓妳跟我回去一趟。」Marcia這麼說著,把包包隨手擱置一旁。
「沒有冒犯的意思,但我不曉得妳有定時服藥的需求。」Alva回應,卻換來Marcia一個慵柔的笑,那個笑容裡頭隱藏了許多訊息。
「所以,今天的晚宴有讓妳盡興嗎。」Alva聽得出這句話充其量只是個起頭用的招呼語,Marcia根本沒有太在乎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沒有人會給出否定的回應。
「當然,這個晚宴棒極了,我特別喜歡這次樂團的小提琴手。」Alva隨口胡謅了一些喜歡的事物來回應。

Marcia像是同意般地點了點頭,又接著開口:「然而妳突然上前的時候我真的很訝異,我一開始以為妳是想挖新聞的記者還什麼的……。」說著的同時交疊起雙腿。

Alva忍著不去注意兩腿因為擠壓而被強調了的線條,並發出理解的笑聲:「是的,我也是後來才意識到這件事情,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榮幸有機會能和妳說上幾句話。」

「我又何德何能,讓像妳這樣美麗的女孩起興趣。」Marcia的話讓Alva僵了。
Alva抿起嘴,思索起這句話所要表達的真正含意,眼神沒有離開那雙魅惑的眸:「嗯,但……但我認為妳做的事情是很偉大的,因為致力在這方面的人,就我所知妳還是第一個。」

「這讚美言過其實了,事實上我一點也不偉大。」Marcia仍笑著,但眼底沒來由地透露出絲許沉痛,最後她選擇看向窗外。

那不會是一個擁有美好過往的人能有的悲痛,不管Alva承認與否,這便是她開始質疑自己所作所為的起源。

她怎麼能利用這個人去換取她所想要的,怎能以任務為藉口,再次傷害這人?

從來不曾有過的罪惡感已經逐漸成形。

Marcia此刻看上去脆弱地彷彿只要一經碰觸便會碎裂,那眼神使人失去專注力,Alva甚至記不清她為何會在這輛車上。

一直到進入Marcia的宅邸內,兩人沒有太多的話。

「我先失陪一下,請隨意在屋內逛逛。」Marcia留下這句話便離去,Alva不經心在屋內亂走的當下又接到了一則語音訊息:【我需要對外的網絡通訊設備。】
Alva深吸一口氣,她沒忘記,她不能忘記,任務永遠是優先的。
客廳、餐廳、書房,四處都沒看到像是電腦或是數位電視這類的電子產品。

最後她來到了Marcia的臥房,那裡才終於有了一臺筆記型電腦。

事不宜遲Alva按下了電源鍵,開機的畫面後是帳戶登入的畫面,上頭需要密碼。

當然了,Alva從包裡掏出微型隨身碟,電腦讀取到碟內的資料後就開始自動運作解碼程式,不一會便進入了桌面。
「好了,妳那邊有辦法作業了嗎?」Alva問。
【還不行,那裡的防火牆比我想像的還嚴密,我需要一點時間。】語音這麼說著,但Alva卻聽不太下。
「Alva,妳在書房嗎?」Marcia的聲音從遠處傳來,Alva只能趕快離開臥房,向著Marcia聲音來處回應:「抱歉,我好像有點迷路了。」
兩人在連接書房和臥室的走道碰頭,Marcia看著一臉驚慌的Alva,啞然失笑:「沒事的,我自己有時也會在我家內迷路。」
Alva也跟著笑了,笑聲之中,她注意到兩人的身軀自然而然地貼近,卻也不想拉開距離。
然而她應該的。
她所受的每一次訓練都是為了任務,如何避免危險,又如何在身處險境的情況下脫逃。

過去她一直堅信著,只要是上頭指派的任務,都是不容質疑的。

但此刻她的內心卻動搖了。

真的是她嗎?因為擅自走私精良武器進入戰區,間接使得戰爭局勢失控,使得政府不得不特別成立緊急對應小組的始作俑者。

果然還是沒辦法把兩個形象聯想在一起,眼前的Marcia Heywood的笑容簡直就跟孩童一般傻氣,

「既然這間房子大得讓妳迷路,那麼……」就連Alva也不曉得自己為何會這麼問:「一個人住在這是不是總會感覺有些寂寞?」

當她意識到兩人的距離近得太過不可思議的時候,她已經來不及踩剎車。

Marcia挑起一邊的眉:「我怎麼知道?」手悄悄地爬上了那纖細的腰身。
Alva沒有直接地回答,只是閉上了眼。
而正如她所預期的,Marcia吻了她。
Marcia的吻比Alva想像的還輕柔,使她覺得飄然,雙手不自主地環繞上對方的頸。
同時她也感受到雙腳離地的騰空感,Marcia正捧起自己,帶領兩人進到臥室之內。
沒有中斷的吻在Marcia將她放到床上之後更為熾熱,她稍稍仰頭想稍作喘息,而對方只是趁這個空檔吻上她頸部肌膚。
那感觸使她全身愉悅得弓起,下身被挑起的本能需求更加貼近Marcia的軀幹。
【喂,系統需要生物辨識,我沒法直接駭進去,需要妳那裡手動進入系統。】但耳道內的語音訊息使她從高昂之中狠狠摔落,她悶悶地哼了一聲,手輕輕推了推身上的人。
拉開距離後的Marcia見底下人臉色鐵青,羞愧之情湧上,霎然從對方身上退開,咕噥幾聲:「抱歉。」
Marcia的反應讓Alva愧疚不已,趕忙解釋:「不是的!我、我……只是認為,也許,妳會想要先打理好一切?畢竟我不想要任何可能的因素破壞這麼美好的夜晚。」說著的同時,眼神看向房內的盥洗室。
還有不遠處的筆記型電腦,正發出有些惹眼的螢幕光亮。
死定了,Alva坐起身,看著Marcia的表情充滿疑惑,她輕輕地拉過對方的手,放到自己的臉頰上:「何不我們都梳洗一下,至少,不要弄壞了禮服,妳知道我不像妳,我的禮服是租的。」
只見Marcia表情轉為暸解的邪笑,轉身向衣櫃而去。

Alva趁機走到筆記型電腦旁,蓋上螢幕,並用身體作為阻隔,避免休眠時維持的電源亮燈洩漏任何蛛絲馬跡。

這種低級的失誤,她不該犯下的,都是那個菜鳥工程師打亂了她的計畫……

而在Marcia進入盥洗室準備關上門的那刻,對方突然開口問:「妳為何不一起呢?這樣省時多了。」
原以為事蹟就要敗露的瞬間,只差一點Alva手邊的修眉刀就會射向那對形狀堅毅的眉毛中心,但看Marcia的表情沒有任何異樣,她吸了口氣,表面鎮定地回答:「……何必那麼急呢?妳知道我不會跑掉的。」
Marcia只是點了點頭,便關上了門。
在確定Marcia鎖上了門之後,Alva立刻掀開筆記型電腦,離開房間向著廚房而去,心裡暗自碎唸,說什麼以第一名之姿畢業的工程師,事前調查這麼草率,以致到頭來連後端支援都如此馬虎。
沒事的,拿到指紋,拿到指紋登入系統,時間來得及,絕對來得及,Alva利用意圖性的深呼吸來控制自己的情緒,果不其然廚房的水槽裡有個未清洗的玻璃杯,看起來應該是剛剛Marcia服藥完所遺留的。
她成功地複製了一份指紋,利用手邊現有的材料——膠帶,不然還能怎麼辦?
「好了,我弄到一份指紋了。」Alva說著,將指紋放上筆記型電腦上的感測板,畫面正在檢驗指紋的正確與否,不過在檢測到63%的時候卻停了下來,畫面顯示:指紋資料未確認,請重新感應。
Alva只覺自己超乎想像地冷靜,她一邊確認盥洗室內的水流聲,一邊低聲回報:「我在系統登入的畫面了,但指紋還是不夠清楚。」
【63%,夠了,我會去資料庫調資料讓妳合成。】
只見兩份指紋正在螢幕上交疊,驗證的進度也來到100%,「好了,我現在進到系統……等等,虹膜辨識,為什麼要虹膜辨識?」Alva看著螢幕上的提示訊息,突然慌了。
【我不知道!這一切跟我得到的情報差太多了!呃,總之我會試著繞過這段檢驗,同時把虹膜資料傳送給妳,妳知道我們絕對不能失敗。】
語音使她回想起她在被分派任務的時候,獲得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要求,這個前提使得Alva很快地鎮定下來,她立刻叫出系統提示字元,並輸入一連串的代碼,【正在傳送。】,畫面顯示資料正在傳輸,檢驗過程也開始進行。
而盥洗的水聲也停下了。
「我得暫時離開。」Alva說,離開了座椅。
【什麼?不行!虹膜辨識還有72%未辨識,妳必須協助我……】
「妳不明白,我的處境不允許一直待在這。」Alva一邊低聲回應,一邊伸手拉下背上禮服的拉鏈。
【……呃嗯,我看我能做什麼就做吧。】
喀擦一聲,Marcia打開了門,卻見Alva一絲不掛地站在自己面前,說她不感到意外,還真是不可能。
「怎麼這麼久?」Alva輕手輕腳地摟了上來,兩人之間只隔了一條浴巾,再加上對方用著飽含情欲的聲音在耳邊說道,Marcia想抗拒也抗拒不來。
「哼嗯,不是有人說要盥洗後再開始的嗎?」既然對方把頸子湊了過來,Marcia也就自然而然地吻起那片柔嫩。
「是這樣沒錯,但還是太久,我等不及了。」Alva說著,身子施力,Marcia便退了幾步,兩人現在都在浴室內,而Alva更趁勢將Marcia壓在牆上,包裹的浴巾也因為擠壓而掉落。
「妳比我想像的還大膽許多。」Marcia笑道,雙手輕輕撫上那緊實白皙的臀。
那對天空藍的瞳孔在水氣籠罩下更顯迷濛,不禁使Marcia回想起兩人對上眼的那一刻。
一把磨得過於銳利而顯得脆弱的長刃,這是Marcia替Alva下的第一個印象。
「而妳比我想像的還溫柔許多。」Alva如此的回應,意外擾動了Marcia心底總是平靜的湖面。
她的笑容不變,再度傾身吻了眼前這個人,這次更加地疼惜地,但雙手更加收緊,就像害怕對方會逃開一樣。
如果那時Alva在走道上沒有問她,她到此刻都不會意識到她因為工作而寂寞了太久。
因為她總是一個人,她也習慣一個人,雖然她有合作的對象,雖然她也有朋友。
只不過這個女人不一樣,也許她現在充其量只是一個陌生人,但往後,肯定會是她往後的精神寄託,Marcia的預感告訴她。
而有些事情實在很難用言語說明,但Alva的直覺反應也告訴她,Marcia和其他目標不一樣。
她不能明確指出到底是什麼樣的方式,但她從沒遇過像Marcia這樣跟她說話的人,就像是一個真正的人,不是把她當作下屬,也不是把她當作空氣。
她感受到一種溫暖,不該在目標身上出現的溫暖。
她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質疑起資料的正確性,因為她當時不認識Marcia,不理解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
雖然現在她也不能說她已經了解Marcia這個人,但對她來說那已經不重要了,不可能會有一個人有著天大能耐,可以走私武器至管制戰區,但在撫摸他人的時候這麼細柔。
【虹膜比對程序完成,開始下載資料。】
語音說些什麼,理智已漸模糊的她早已無法辨識,她只聽見自己要求對方帶她去蓮蓬頭下,如果Marcia真的是名單上的要犯,那麽就會在那裡把她溺死。
但Marcia沒有,取而代之的是對方悉心地調整了的溫水緩緩淋上她的頭頂。
如果這是冰水就好了,Alva心想,如果是冰水,也許就能把她徹底打醒,怎麼能對目標產生了不必要的情感,甚至質疑起名單的權威性。
「妳是最失敗的『信鴿』」,她能想見這句話會在不久的未來降臨,但此刻,她只想埋入眼前這個人的胸膛。
【資料下載程序已達100%,成功了!我們真的成功了!嘿,妳聽到了嗎?嘿!】
Alva微微側過頭,讓水流進入她的耳道,滋地一聲,她知道不會暫時不會有人來打擾了。
「我想我沐浴夠了,我們為何不去床上呢?」Alva邊說,一腿已經攀上Marcia的腰。
Marcia沒有任何的遲疑,帶她回到床上,溽濕的肌膚碰到乾淨床單的觸感讓兩人在同一時間反射性地縮起了身子,然後兩人再次笑了。
Alva的身子就像歐洲骨瓷一樣,美得讓人窒息,而Alva的聲音就如喜悅的知更鳥,正唱著讚美的旋律,尤其當她的雙手環繞著自己的時候,Marcia才真的覺得她還是一個普通人。
早晨來得相當準時,存於Alva體內的生理時鐘喚醒了她,她睜開眼,看見Marcia那張安詳的睡臉,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嘴角也不自主的揚起。

她真想就這樣把一切抛諸腦後,就這樣,和Marcia兩人,一輩子。

然而離別比兩人希望的都還快了一步,Alva的手機響起,Marcia被吵醒之後,也離開了房間。

【妳打算何時「返家」呢?Pearl。】話筒另一頭是無感情的語調,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到那個人的電話,但她仍舊沒辦法克服那個聲音呼喚自己本名時,穿透尾脊的那種最深層的恐懼。

「快了。」Alva,或者更正確地來說,Pearl,唯諾地答。

【很好,我們正在檢視這次外出的成果,希望妳可以在我們檢視完成之前回來。】接著通話就結束了。
Marcia也回到房內,神色帶著一些凝重,或許是因為心虛的緣故,以Alva為化名的Pearl忍不住開口問:「工作上的事情嗎?」
「是啊。」Marcia呼出一口氣,從衣櫃裡取出她平常習慣穿著的套裝,同時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地回問:「妳呢?我得進公司一趟,妳有其他地方要去嗎?我順道載妳一程吧。」
Alva才正在思考她應該怎麼不動聲色地離開,但如果Marcia這麼提議了,那她也沒有理由拒絕。
Alva撿起自己的衣服,以最快的速度讓自己回到可以出門見人的狀態,然後跟著Marcia一起到車庫,昨天那名保鏢已經在車子旁等候了。
眼神還是一樣不懷好意。

Alva上了車,這次,她選擇與Garnet坐在同一側,罪惡感隨著Marcia的手機一次又一次的響起爬上了她的背。

然而更讓Alva慚愧的是,Marcia顧慮著自己,而一次又一次地拒接電話。

此刻的她真想全數攤盤,說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說她接近Marcia也只是為了公事,沒有任何私人的情結,儘管這些說詞會有一半是謊言。

但理智告訴她,還想要見到對方的話,這些話只能放在心裡。

她明白她的行徑完全是違反法律的,但她不曾因此感到愧對自己的良心過,就只有這次,她覺得她做錯了,她不該這樣對待Marcia。

車子停駐於兩棟辦公大樓之間,在周末沒上班的時候,這裡難得見到一個人影。

「妳確定到這裡就可以了嗎?」Alva離開車內的時候,Marcia也跟了出來。

「是的,謝謝妳,昨晚真的很美好,像是做夢一般。」Alva如此回應,口中一切發自真心。

「我還能再見到妳嗎?」Marcia問,語氣難得聽起來有些不自信。
而Alva注意到Marcia想牽起自己的手,卻又畏縮了,因此她主動回牽,並將那雙手拉到胸口:「當然。」
當這兩個字脫口而出的瞬間,她才驚覺到自己已經投入太深,要抽身也為時已晚。

Alva在走到對街的時候,回頭望了對方一眼,Marcia的眼神看上去有點悲傷。

遠處已經可以看見來接自己的車,Alva知道上了那臺車之後,兩人再見面也只是徒增另一次的傷感。

Marcia坐回了車內,那面阻隔的牆已經轉為透明,副駕駛座更多了一個人,一個矮小的女孩,戴著一頂鴨舌帽。

「嘿,G,妳說的事情都辦好啦!」女孩如此說道,並把一臺手機交到駕駛座上的保鏢手中。

「謝了,Amethyst,我看得出妳那裡進行得相當順利。」Marcia靜靜說著,眼神卻盯著自己的手不放。

而保鏢也滑開那臺手機的螢幕解鎖,並打開了搭配隱藏攝影機的APP。

「順利極了!那個呆頭工程師一點都沒起疑,就連我將她篡改的資料還原都沒發現,更別說昨晚她根本沒意識到自己的入侵已經被移轉向另外一份偽造的資料庫。」女孩自顧自地吹噓著。

Marcia只是默默地回應:「非常好。」但表情卻出了神,像是在思考什麼。

手機再次響起,這次,Marcia終於接了起來。

【嗨,Garnet,我只是想跟你確認事情進行得還順利。】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

Marcia看起來對Garnet這個稱呼沒有任何抗拒,簡短地回應:「一切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

【請務必確認她不會成為我們的阻撓,如果有必要,也請採取最完善的應對措施。】只聽見Marcia嗯了一聲,悠然向後躺,並從外套口袋掏出墨鏡戴上。

通話結束的時候,Marcia對著保鏢的方向道:「那麼,Lapis,妳應該明白接下來的行動。」口氣給人一種隨興的印象。

被稱作Lapis的人,看著螢幕上顯示的畫面,吹破了一個粉色泡泡,才回應:「沒問題。」說完,她將手機安放在裝設於儀錶板右側的支架上。

畫面正在追蹤一個輛車,而過了不久,從車子上下來一位女性。

那位女性有著草莓金的髮色,纖細窈窕的身形,以及在大街上肯定十分引人注目的湖水綠禮服。

——Alva Snow。

Marcia,不,應該是Garnet,此刻像是在自言自語般,對著自己的雙手低喃道:「命運就是如此。」

車子再次向前開動。


评论
热度(12)